•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老子

关于“老子*《老子》”其人其书

作者:xuyifan01   来源:老子论坛   阅读:63  
内容摘要: 关于老子·《老子》其人、其书 (本文摘录于涂宗流先生所著《老子哲学源流》一文)一、关于老子(老聃)其人、其书 老子是发端于春秋时期的道家学派的创始人。老子姓老氏,名聃,春秋宋国沛人。(一)、《史记·老子传》 对老子的姓氏、乡里、行状、世系进行了全面介绍。 从所介绍的老子行状......
   关于老子·《老子》其人、其书

   (本文摘录于涂宗流先生所著《老子哲学源流》一文)

一、关于老子(老聃)其人、其书
    老子是发端于春秋时期的道家学派的创始人。老子姓老氏,名聃,
春秋宋国沛人。

(一)、《史记·老子传》 对老子的姓氏、乡里、行状、世系进行了
全面介绍。
    从所介绍的老子行状来看,“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 老
子其犹龙邪。老子修道德,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这是介绍的与孔子
同时、年辈长于孔子的春秋老子(老聃)。
    “(老子)居周久之,见周之衰,廼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
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廼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馀言
而去。”这是介绍的与关尹同时的战国初周太史儋。
    从所介绍的老子世系来看,“老子之子名宗,宗为魏将,封于叚干。
宗子注,注子宫,宫玄孙假。假仕于汉孝文帝,而假之子解为胶西王邛
太傅,因家于齐焉。”这是介绍的战国时老学首领李耳。
    又,《史记· 仲尼弟子传》载:“孔子之所严事,于周则老子,
于卫蘧伯玉,于齐晏仲平,于楚老莱子,于郑子产。” 《史记·周纪》
载:“威烈王二十三年(前403年)九鼎震,命韩、赵、魏为诸侯,……
烈王二年(前374年,孔子卒后105年)周太史儋见秦献公……。”,
“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据马叙伦考证,孔子五十一见老子,老
子“盖已八九十岁”[1]P2。如此高寿的老人,怎么可能在一百多年以后
出关?看来,出关的只能是《周纪》所载的见秦献公的太史儋;老子本来
就比孔子年长三四十岁,老子的八代孙怎么可能与孔子的十三代孙同时?
看来,与孔子的十三代孙同时的只能是战国时老学首领李耳的八代孙。

    从《老子传》来看,与关尹相会并留下“言道德之意五千馀言”而
出关的是“周守藏室之史”、“姓李氏名耳”的老子。此事在《史记》其
他篇章无记载,而“周太史儋见秦献公”不仅《周纪》记载了,且并见于
《秦纪》。周太史儋出关见秦献公应是可信的史实。《老子传》曰:“老
子者,…… 姓李氏,名耳,字伯阳,谥曰聃。”《後汉书·桓帝纪》注引
《史记·老子传》原文曰:“老子者,…… 名耳,字聃,姓李氏。”太史
儋名“儋”,李耳字“聃”(或谥曰聃)。“儋”和“聃”,音同字通。
李耳“字聃”的“聃”,应读为“儋”。“名耳,字儋,姓李氏”的李耳
即太史儋,乃战国时老学首领也。
    太史儋和李耳为一人,《老子传》中也有此一说,只不过是以疑笔的
方式交代的。《老子传》云:“或曰,老莱子亦楚人也。”“或曰儋即老
子,或曰非也,世莫知其然否。”这说明,秦汉之际,不仅老聃(春秋老
子)与李耳分辨不清了,太史儋与李耳也分辨不清了,甚至老聃与老莱子
也分辨不清了。
     司马迁是中国古代杰出的史学家,在《史记·老子传》中,在肯定
《老子》的作者是“李耳”的同时,留下“或曰老莱子”、“或曰儋即老
子”两处疑笔,这是对当时无从考证的史料采取“疑则传疑”态度的具体
表现。

    郭店《老子》出土说明今本《老子》并不是唯一的《老子》版本,司
马迁和《庄子·天下》的作者所说的《老子》只是他们所见到的今本《老
子》,所说的“老聃”和“李耳(谥曰聃或字曰聃)”是他们所见到的今
本《老子》的作者。
    从郭店楚墓竹简所提供的材料来看,把李耳说成是与孔子同时的春秋
老子,司马迁的确错了,但他所提供的关于“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
的材料并没有错,“老子修道德” 并没有错。司马迁虽然存留了“或曰
老莱子”一说,但却留下了老莱子“言道家之用,与孔子同时”的宝贵材
料,为我们正确认识郭店《老子乙》提供了理论依据。

    如果说《老子传》因历史材料的局限给后世留下了一些遗憾的话,那
么在《孔子世家》、《仲尼弟子传》中,关于老子的记载,却使人们耳目
一新,给了后世一个准确、清晰的回答:老子不仅是一位真实存在的历史
人物,而且是孔子师事过的道家学派的创始人,这是不可否认的历史事实。

  
(二)、典籍中关于老子多有记述,不仅道家典籍有记述,儒家典籍
也有记述。

    《庄子》中有关老子的记述凡十八见,其中内篇三见,外篇十见,
杂篇五见。从内容来看,记述与孔子的交往与对话的有八见,都是记述
孔子求教于老子。现摘录其要于后:
    《庄子·天道》:“孔子西(观)藏书于周室,子路谋曰:‘由
闻周之征藏史有老聃者,免而归居,夫子欲(观)藏书,则试往因焉。’
孔子曰:‘善。’往见老聃……”
    《庄子·天地》:“夫子问于老聃曰:‘有人治道若相放,可不
可,然不然。……’老聃曰:‘……丘,予告若,而所不能闻与而所不
能言:凡有首有趾无心无耳者众、有形者与无形无状而皆存者尽无。其
动,止也;其生,死也;其废,起也;此又非其所以也。有治在人。忘
乎物,忘乎天,其名为忘己。忘己之人,是之谓入于天。’”
    《庄子·天运》:“孔子行年五十有一而不闻道,乃南之沛见老
聃。…… 老子曰:‘然,使道而可献,则人莫不献之于其君;使道而
可进,则人莫不进之于其亲;使道而可以告人,则人莫不告其兄弟;
使道而可以与人,则人莫不与其子孙。然而不可者,无佗也,中无主
而不止,外无正而不行。……’”
    《庄子·田子方》:“孔子见老聃,老聃新沐,方将被发而干,
慹然似非人。少焉见,曰:‘丘也眩与?其信然与?向者先生形体掘
若槁木,似遗物离人而立于独也。’老聃曰:‘吾游心于物之初。’
孔子曰:‘何谓邪?’曰:‘心困焉而不能知,口辟焉而不能言。尝
为女议乎其将……’孔子曰:‘请问游是。’老聃曰:‘夫得是至美
至乐也。得至美而游乎至乐,谓之至人。’”
   
    《礼记·曾子问》关于老子的记述凡四见,皆称“老聃”,其
内容是回答孔子问礼。现摘其一录于后:
    “曾子问曰:‘葬引至于堩,日有食之,则有变乎?且不乎?’
孔子曰:‘昔者吾从老聃助葬于巷党,及堩,日有食之。老聃曰:丘,
止柩就道右,止哭以听变,既明反而后行。曰礼也。……’”  
    从以上《庄子》、《礼记·曾子问》所记述的来看,可以明确三
点:其一,老子与孔子同时且长于孔子,孔子曾不只一次地问礼、问
道于老子;其二,老子与孔子一样,因姓“老” 才被称为“老子”;
其三,老子早年曾任周天子史官,年老退休居于沛。

    关于孔子与老子相见至少有三次。
    第一次应是“从老聃助葬于巷党”。据马叙伦考证,“老子生当
定王、简王之世,孔子五十一岁见老子,为敬王十八年,盖已八九十
岁”[1]P2。也就是说,老子与孔子同时,长孔子三十多岁。鲁昭公七
年(公元前535年),孔子十七岁,“年少好礼”,“与鲁人南宫敬叔
往学礼焉”。(《史记·孔子世家》)据高亨考证,老子“因受甘悼
公或甘简公(杜注:“甘简公,周卿士。”“甘悼公即过。”过,甘
简公之弟。)的迫害” 去周,此时正在鲁国。[4] 因此孔子有机会在
鲁向老子问礼,并从老子“助葬于巷党”。孔子答曾子问所说的“昔
者吾从老聃”之“昔者”应是一佐证。
    第二次应是《孔子世家》所载孔子“适周问礼”。《索隐》云:
“孔子适周岂访礼之时即在十七耶?且孔子见老聃云甚矣道之难行也,
此非十七之人语也,乃既仕之后言尔。”若孔子“适周问礼”是十七
岁,则应是鲁昭公七年(公元前535年),老子在鲁不在周。鲁昭公十
二年(公元前530年)“成、景之族赂刘献公,丙申,杀甘悼公”,
老子才有可能回洛阳。以此,孔子“适周问礼”应在鲁昭公十二年之
后。另外,此次“适周问礼”的记述中有“孔子自周反于鲁弟子稍益
进焉”的交代,年仅十七岁的青年,恐尚无弟子。《索隐》所云“既
仕之后”带弟子“适周问礼”较为合理。又,此次“适周问礼”,老
子的临别赠言的核心内容是“毋以有己”,这与《庄子·天地》“夫
子问于老聃”所记述的“忘己” 思想是一致的。因此,这次孔子与老
子相见,孔子应是三十多岁,老子六七十岁。地点应在今洛阳。
    第三次应是《庄子·天运》所记述的“孔子行年五十有一而不闻
道,乃南之沛见老聃”。孔子五十一岁见老子,老子“盖已八九十岁”
(马叙伦),作为周守藏室史(或称柱下史)退休居于沛是合情理的。
不管一个人活多少岁,没有八九十岁不退休的。沛,今江苏沛县,在
商丘东偏北,徐州(春秋宋地彭城)北偏西,地近齐、鲁。老子学于
商容可能就在这里。《庄子》又记载老子弟子阳子居、崔瞿、叔山无
趾、庚桑楚、南荣趎、柏矩等,都曾南之沛学于老子。因此,孔子南
之沛见老子,其事可信。

    《庄子》中有关老子的记述凡十八见,除弟子阳子居,以及南荣
趎、士成绮见老子称“老子”外,其馀十五见均称“老聃”,间或称
“老子”。

    《广韵·晧韵》:“老,姓。”《通志·氏族略四》:“老氏,
《风俗通》:颛帝子老童之后。《左传》宋有老佐。《论语》老彭,
即彭祖也。”似应认为老子姓老氏,名聃,非李耳也。

    老聃青少年时期曾学于商容。(《淮南子·缪称训》:“老子
学商容。”)从老聃晚年居于沛来看,从齐地来的商容(《管子·小
匡》:“商容处宋。”)很可能就在沛(沛近齐地,是宋出入齐的必
经之地)聚徒讲学。
    沛,是老聃青少年时期求学的地方,也是老聃晚年居住的地方。
故疑老聃为春秋宋国沛人。


    老子(姓老氏,名聃)是发端于春秋时期的道家学派的创始人之
一。自春秋而战国,后起道家,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将道家原创者的
思想与自己的思想溶合在一起,经过高度整合之后,以《老子》传之
于世。后世只知《老子》是道家思想的代表作,并不了解道家原创者
的思想,于是便演绎出“老子·《老子》是是非非”的许多故事,郭
店《老子》面世,为我们认识老子提供了文献依据。两千多年来的是
是非非终于有了结局。


二、关于老莱子其人、其书

    老莱子与孔子同时,是孔子曾经师事过的春秋晚期的思想家。
《史记·老子传》载:老莱子“著书十五篇,言道家之用。”《史
记·仲尼弟子传》载:“孔子之所严事,于周则老子,于卫蘧伯玉,
于齐晏平仲,于楚老莱子,于郑子产。”孔子与老莱子过从甚密,曾
问“业”于老莱子;孔子与老莱子都主张治世、修进,两人的治世思
想也有互补性。所以孔子请教老莱子,自己所学圣迹业行是否可得修
进而为世用。  
    老莱子,楚人。(清)毕沅说:“老莱子本为莱子,而以寿考称
老莱子。” 老莱子,姓“莱”氏,疑为“赖”之音转。(宋)罗泌
《路史》曾说:“赖乃莱也。”春秋时期有“赖”国,在今湖北随州
市稍东而北。楚灵王三年(公元前538年),楚灭赖。迁赖于鄢。老莱
子于楚灵王三年随族人迁至鄢。楚昭王末年老莱子年近七十,迁鄢时
的老莱子当是21岁左右的年轻人。老莱子亲眼目睹了楚王五十多年的
霸政和征战,使楚国人民饱经世乱之苦。楚惠王八年(公元前481年),
楚公室又发生“白公之乱”。年迈的老莱子于是“逃世耕于蒙山之阳”
(今荆门古城西关外)。
    老莱子生活的春秋时期,由于土地私有制的产生和发展,奴隶转
化为农民;铁耕农具普遍使用,生产力进一步提高,代表封建地主阶级
的新贵族的权利欲和财产占有欲也膨胀起来,最后夺取权利而登上政治
舞台。如田氏篡齐,韩、赵、魏三家分晋。新贵族取得了对奴隶主贵族
夺权斗争的胜利,然而天下并未太平,在代表封建地主阶级利益的新贵
族取得政权之后,新的兼并战争又在积极准备之中。老莱子在楚国,代
表被压迫被剥削的自由农民和小生产者,全面否定楚王的霸政,反对人
的异化,要求“为道者日损,损之或损,以至无为”、“无为而无不
为”,主张“清静为天下定”,认为只有“为道者”“贵以身为天下”、
“爱以身为天下”,才可“讬天下”、“举天下”。老莱子言道家之
用,在古人立言的基础上,面对贪欲横流的社会现实,对天下大治进行
了思考,提出了“清静为天下定”的主张,建构了道家的天道伦理观。
“清静为天下定”,是老莱子对天下大治的哲学思考,这一思考对后世
产生了深远影响,历代清官无不以清廉恬淡(清静)为修身治国之要,
写下了无数美好的历史篇章。  
    老莱子是发端于春秋时期的道家学派的另一位创始人。自春秋而
战国,后起道家,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将道家原创者的思想与自己的
思想溶合在一起,经过高度整合之后,以《老子》传之于世。《老莱
子》十五篇(或曰十六篇)散佚。后世只知《老子》是道家思想的代
表作,并不了解老莱子的思想,也有人认为老莱子就是老子,郭店《老
子》面世,为我们认识老莱子,提供了文献依据。使我们有可能讨论老
莱子的哲学思想。

(一)、历史典籍中的老莱子
    《庄子·外物》:“老莱子之弟子出薪,遇仲尼,反,以告,
曰:‘有人于彼,脩上而趋下,末偻而后耳,视若营四海,不知其谁
氏之子。’老莱子曰:‘是丘也,召而来。’仲尼至。曰:‘丘,去
汝躬矜,与汝容知,斯为君子矣。’仲尼揖而退,蹙然改容而问曰:
‘业可得进乎?’老莱子曰:‘夫不忍一世之伤,而骜万世之患。抑
固窭邪?亡其略弗及邪?惠以欢为骜,终身之丑,中民之行进焉耳!
相引以名,相结以隐。与其誉尧而非桀,不知两忘而闭其所誉。反而
非伤也,动无非邪也,圣人踌躇以兴事,以每成历。奈何哉,其载焉
终矜尔!’”
    《战国策·楚策四》:“或谓黄齐曰:‘人皆以谓公不善于富
挚。公不闻老莱子之教孔子事君乎?示之其齿之坚也,六十而尽相靡
也。今富挚能,而公重不相善也,是两尽也。谚曰:见君之乘,下之;
见杖,起之。今也,王爱富挚,而公不善也,是不臣也。’”
    《大戴礼记·卫将军文子》:“……德恭而行信,终日言不在尤
之内,在尤之外。国无道,处贱不闷,贫而不乐,盖老莱子之行也。”
    《史记·仲尼弟子传》载:“孔子之所严事,于周则老子,于卫
蘧伯玉,于齐晏仲平,于楚老莱子,于郑子产。”
    从《庄子》、《战国策》、《大戴礼记》、《史记》的记载来看,
老莱子是与孔子同时的一位学者,孔子曾接受过老莱子的喻教。在孔子
心目中,老莱子是一位德恭行信、安贫乐道的贤者。
    《尸子》卷下:“老莱子曰:‘人生天地之间,寄也。’寄者,
固归也。其生也存,其死也亡,人生也少矣,而岁往之亦速矣。”
    《史记·老子传》:“老莱子亦楚人也,著书十五篇,言道家之
用。”
    《汉书·艺文志》:“《老莱子》十六篇。”
    从《尸子》、《史记》、《汉书》的记载来看,老莱子有专门著
述,是“言道家之用”的哲学家。
    《列仙传》:“老莱子,楚人。当时世乱,逃世耕于蒙山之阳,
莞葭为墙,蓬蒿为室,杖木为床,蓍艾为席,葅芰为食,垦山播种五
谷。楚王至门迎之。遂去。至于江南而止,曰:‘乌兽之毛可绩而衣,
其遗粒足食也。’”
    《高士传》:“老莱子者,楚人也。当时世乱,逃世耕于蒙山之
阳。莞葭为墙,垦山播种。人或言于楚王,王于是驾至莱子之门,莱
子方织畚。王曰:‘守国之政,孤愿烦先生。’老莱子曰:‘诺。’
王去。其妻樵还,曰:‘子许之乎?’老莱子曰:‘然。’妻曰:‘妾
闻之,可食以酒肉者,可随而鞭棰;可拟以官禄者,可随而铁鉞。妾不
能为人所制者。’妻投其畚而去。老莱子亦随其至于江南而止,曰:
‘鸟兽之毛可绩而衣,其遗粒足食也。’……著书十五篇,言道家之
用,人莫知其终。”
    从《列仙传》、《高士传》的记载来看,老莱子是一位隐士,楚
王“驾至莱子之门”,愿以“守国之政”相托,而老莱子却躲避到江南。
    《荆门直隶州志·古迹》:荆门有“老莱山庄”,“山庄在城西
顺泉侧,老莱子隐居养亲处也。”《州志》引《列女传》云:老莱子
“作婴儿戏,斑舞诈跌,弄雏亲侧,博亲一笑。” 《艺文类聚》引
《列女传》云:老莱子“作婴儿自娱,着五彩斑斓衣裳,取浆上堂,
跌扑,因卧地为小儿啼,或弄雏鸟于亲侧。”
    从《列女传》、《荆门直隶州志》的记载来看,老莱子是以“斑
衣娱亲”闻名后世的“孝子”。荆门古城西关外的“老莱山庄”,以及
“顺泉”、“孝子田”、“孝隐亭”就是老莱子孝迹的写照。


(二)、老莱子的姓氏、籍贯
    老莱子前面也有个“老”字,老莱子是不是姓老氏呢?(晋)皇
甫谧《高士传》称“老莱子”,亦称“莱子”。清代荆门知州舒成龙
直接称老莱子为“莱子”。沙少海《庄子集注》引毕沅说:“老莱子
本为莱子,而以寿考称老莱子。”[1]《文选·孙绰〈天台山赋〉》注
引西汉刘向《别录》:“老莱子,古之寿者。”《荆门直隶州志》引
《列女传》称老莱子“孝养二亲,七十作婴儿戏,斑舞诈跌,弄雏亲
侧,博亲一笑。”看来,说“以寿考称老莱子”应是持之有据,不是
妄说。
    如果说“老莱子本为莱子”,那么老莱子应该姓莱氏。据《通志
·氏族略二》载,古有莱子国,鲁襄公六年(公元前567年),齐灭
莱,子孙以国为氏。老莱子不是齐人,是楚人,疑“莱”即“赖”。
宋代罗泌《路史》曾说“赖乃莱也。”老莱子,姓“莱”氏,疑为
“赖”之音转。上古“莱”属阳声韵,“赖”属入声韵;到中古“莱”
(广韵落哀切,来咍开一平蟹)与“赖”(广韵落盖切,来泰开一去
蟹)声纽相同,同为蟹摄,只有平声和去声之别。春秋时期有“赖”国
(氏族方国),在今湖北随州市稍东而北[2]。楚灵王三年(公元前538
年),楚灭赖。《春秋左传· 昭公四年》载:“楚子以诸侯伐吴,
……遂以诸侯灭赖。赖子面缚衔璧,士袒,舆櫬从之,造于军中。王问
椒举,对曰:‘成王克许,许僖公如是。王亲释其缚,受其璧,焚其
櫬。’王从之,迁赖于鄢。”如果,“莱”即“赖”,老莱子便是春秋
赖人,即今湖北随州市人,楚灵王三年随族人迁至鄢。

(三)、老莱子与孔子相会  
    《史记·卫康叔世家》载:卫灵公三十八年(公元前497年)
“孔子来。” 卫出八年(公元前485年)孔子“自陈入卫。”卫出
九年(公元前484年)“仲尼反鲁。” 依此,孔子当于鲁定公十二
年(公元前498年)离开鲁国到卫国,自此开始周游列国,于鲁哀公
十一年(公元前484年)回到鲁国,时年68岁,在外十四年,曾至卫、
宋、陈、蔡、楚等国。孔子过蔡时,曾遇避世之士长沮、桀溺;在
楚,曾遇楚狂接舆陆通,还会见了老莱子。这些都是“道家者流”。
孔子具体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会见老莱子的呢?《庄子》中很多
地方提到孔子到楚国的事,有两处关于孔子南下到楚腹地的记载,一
处是《徐无鬼》,一处是《则阳》。这两处都提到市南宜僚。《庄子
·徐无鬼》载:“仲尼之楚,楚王觞之。…… 市南宜僚受酒而祭。”
市南宜僚,即熊宜僚,居楚市南,又称市南子,善弄丸,楚国勇士。
《左传·哀公十六年》载:楚平王太子建,为郑人所杀,其子胜在吴。
令尹子西召胜于吴,使处吴楚边境,为白公。白公胜为报父仇,请求
子西派兵伐郑,子西迟迟不发兵。于是白公胜与子西反目,欲杀子西
父子(子期、子西)。“胜(白公胜)谓石乞(白公胜的部属)曰:
‘王与二卿士,皆五百人当之,则可矣。’乞曰:‘不可得也。’曰:
‘市南有熊宜僚者,若得之,可以当五百人矣。’乃从白公之言而见
之。与之言,悦。告之故,辞。胜曰:‘不为利谄,不为威惕,不洩
人言以求媚者,去之。’”《淮南子·主术训》云:“市南宜僚弄丸,
而两家之难无所关其辞。”上述事件,据《中国历史大事年表》载:
令尹子西召白公胜于吴的时间是楚惠王二年(公元前487年),白公胜
与子西反目当为楚惠王三年(公元前486年)。[3]《庄子·徐无鬼》
记载孔子见楚王时,提到了“市南宜僚弄丸而两家之难解”的事,因
此,孔子见的楚王,是楚惠王,时间是楚惠王三年,即孔子返回鲁国
的前两年(公元前486年)。
    楚惠王元年(公元前488年),楚迁都鄢(今湖北宜城市南)[3]。
《庄子·外物》记载孔子见老莱子,是老莱子弟子“出薪”遇见孔子
回报后,老莱子召见孔子的。这可能是孔子出游郊外而邂逅相逢的,
因此,孔子见老莱子的地方,应是鄢都郊外(或远郊)的老莱子住所。
楚昭王末年老莱子年近七十[4],迁鄢时的老莱子是21岁左右的年轻人,
孔子时年14岁,老莱子长7岁。孔子见老莱子时66岁,老莱子73岁。这
种年龄差异,与《庄子·外物》所记对孔子的态度相合。
    《史记·仲尼弟子传》所谓“孔子之所严事……於楚老莱子”的
具体记述,典籍中仅见《庄子·外物》一例。不过就此一例也足以说明
孔子与老莱子的关系十分密切,实际来往并非仅此一次。孔子这次见老
莱子不是有准备的专访,而是邂逅相逢。老莱子是位隐者,居无定所;
也许因为其他原因,老萊子迁徙新居后,孔子还不得而知。所以这次孔
子见老莱子,是老莱子弟子“出薪”遇见孔子回报后,老莱子召见孔子
的。老莱子的弟子并不认识孔子,但老莱子仅凭弟子对所遇见的人的外
表的描述便知“是丘也”,这至少说明老莱子不是第一次见孔子,或者
说过从甚密。一般来说,客至,主请,正式谈话前总免不了寒喧几句,
或者客人先致问候。然而,孔子见老莱子,却是主人先说,而且是以训
导的口气要对方如何如何才“为君子矣”。这正是十分亲密的师友之间
的见面和交谈。从谈话内容看,孔子和老莱子的关系也是很融洽的。孔
子主张修圣德,以“仁”治天下;老莱子主张修“道”,以“清静(清
廉恬淡)为天下定”(郭店《老子乙》第15简)。在治世必须先“进”
(修进)这一点上,孔子与老莱子存在共识,两人的治世思想也有互补
性。所以孔子请教老莱子,自己所学圣迹业行是否可得脩进而为世用
(“业可得进乎”)。老莱子并不反对孔子的以“仁”治天下,但觉得
以“仁”治天下有一定的负面影响。所以老莱子说:“夫不忍一世之
伤,而骜万世之患。”(郭庆藩注:“一世为之,则其迹万世为患,故
不可轻也。”)老莱子认为“反无非伤也,动无非邪也”(郭庆藩疏:
“反于物性无不伤损,扰动心灵皆非正法”)。他主张“治人事天”、
“清静为天下定”(郭店《老子乙》第1简、第15简)。

 
三、关尹、李耳其人、其书
   
    关尹子、李耳是战国早中期道家学派的两位重要学者。
    关尹子,即关尹。《吕氏春秋·不二》高诱注:“关尹,关正
也,名喜。作道书九篇。”
    李耳, 即儋,或曰太史儋。《史记·老子列传》载:“楚苦县
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伯阳,谥曰聃。”或曰“名耳,
字聃,姓李氏。”(《后汉书·桓帝纪》注引《史记》原文)聃(端
谈)、儋(透谈),古音韵部相同,同为舌头音,音同义通,“聃”
读为“儋”。

    关尹子是《太一丙》的作者,李耳是今本《老子》的作者。《庄
子·天下》载:“以本为精,以物为粗,以有积为不足,澹然独与神
明居。古之道术有在於是者,关尹、老聃,闻其风而悦之。建之以常
无有,主之以太一。”关尹,即关尹子;老聃(“聃”读为“儋”)
即李耳,或曰太史儋。

    春秋老子(姓老氏,名聃)主张以“道”治国,在阐述治国方略
的过程中提出了“道”的概念,但对“道”却未作明确界定,给后学
者留下了诠释的广大空间。关尹子在《太一丙》中关于“太一”的论
述便是对春秋老子所提出的“道”的解说。李耳在中国社会进入战国
时代的新的历史条件下,对发端于春秋时代的道家思想进行了全面修
正,将郭店《老子甲》、《老子乙》全部内容、以及《太一丙》的一
部分内容溶入,“建之以常无有”,完成了道家学派的本体论的建设。

    战国早中期的道家后学关尹子、李耳(儋,太史儋)对春秋老子
(姓老氏,名聃)所提出的“道”的诠释和补充,丰富和发展了春秋
老子的天道本原思想,完整构建了中国天道本原哲学体系(包括宇宙
生成论、本体论),开创了中国哲学的新纪元。

    注:以上内容摘于“涂宗流先生所著《老子哲学源流》”一文,
在此向作者致谢。

   (全文完)

转载申明: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老子LaoZi.Net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老子列传(司马迁)
相关评论
本栏推荐
老子LaoZi.Net
  豫周公网安备41160002120052号  豫ICP备180096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