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老子故里

涡阳、谯城抢老子故里套路大揭秘之四:以今断古

作者:钟钰   来源:老子论坛   阅读:353  
内容摘要:在老子故里这个历史地理课题上,不知”涡阳说“”谯城说“是有意还是无意,总爱用静止的观点来看问题,完全忽视古今地名的变化,坚持用今天的地理观念去匡比古代的情况(古有愚昧的刻舟求剑,今有”聪明“的”求剑造舟“——编者注,下同)。一、用想当然否定古代历史地理概念有的认为今鹿邑与亳州相距......

在老子故里这个历史地理课题上,不知”涡阳说“”谯城说“是有意还是无意,总爱用静止的观点来看问题,完全忽视古今地名的变化,坚持用今天的地理观念去匡比古代的情况(古有愚昧的刻舟求剑,今有”聪明“的”求剑造舟“——编者注,下同)

一、用想当然否定古代历史地理概念

有的认为今鹿邑与亳州相距不到60华里,古代地广人稀(注:其实是小国寡民),鹿邑东部不可能存在谯县故城、苦县故城、相县故城、今鹿邑县城等四个古代城池。这就是其“静”观历史的结果。(不信史料信想当然,实则刻意为之)

研究历史不同于搞设计,仅有空间概念是不够的,还必须有时间概念,这样才能形成三维空间。

在从春秋到元代2000多年的时间段里,在东西60多华里的土地上(暂按一条直线),先后出现4个名称不一的县城实不足奇。相县、苦县、真源县(今鹿邑东部)实际上不同时期存在的同一个县,管辖方位都是今鹿邑东部一带,只是县城有所迁移而已。

从春秋至今,也先后出现四个管辖范围不同的“鹿邑县”:

第一个是战国时期的“鹿邑县”,管辖范围大致在今鹿邑西部一带;

第二个是隋朝至元初的“鹿邑县”,管辖范围大致在今鹿邑西部和郸城西北部一带;

第三个是元代至元二年(1265)至民国时的“鹿邑县”,管辖范围包括今鹿邑全境和郸城中北部一带;

第四个是今天的“鹿邑县”,仍然管辖着古代的老子故里太清宫。

从南北朝至清朝,“亳州太清宫”的内涵也发生着变化:由于明代以前老子出生地太清宫一直隶属于亳州,也是亳州境内唯一的太清宫,所以,该太清宫就被称为“亳州太清宫”,隋唐时期也称“谯郡老子庙”、“谯郡老君庙”(注意:不是谯县老子庙)。

这些地名变化在史界本系平常,但因鲜为常人所知,就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今人”拿来做文章。”谯城说“认为,既然亳州太清宫是老子旧宅,亳州是谯城区的前身,那么老子就应该是今天的谯城区人——完全不顾古今“亳州”辖境的变化(照此歪论,李白出生在碎叶城,现今的吉尔吉斯斯坦就可以说诗仙是吉国人了)

涡阳、谯城两地在争抢闹剧中,也总爱把鹿邑偷换成武平,拿元代合并前的鹿邑来代替今天的鹿邑,使那些不了解鹿邑历史的朋友还真的以为鹿邑不是老子故里。

明代至清初,涡阳天静宫与鹿邑太清宫争老子出生地时,从未有人对涡河改道提出质疑,因为那时涡水故道、谷水故道尚在。现今涡水和谷水故道湮绝了,很难找到物证了,于是,有些人就对此提出了质疑——即使拿出确切的史书记载也不予采信。让人不得不怀疑其考证工作的真实动机。(装睡的叫不醒,见了棺材也不掉泪,没辙)

涡阳、谯城抢老子故里套路大揭秘之四:以今断古

央视六套与中国社科院联合摄制的百集纪录片《中国通史》截图

二、用后代方志否定前代国家史书

1、用近代方志否定唐代国史对真源县在鹿邑的记载。真源县是唐高宗李志在泰山封禅后改的县名。在清末的《涡阳县志》黄佩兰本云:“李先芳《重修玄帝庙记》据旧志义门集即唐之真源县,以近老子天静宫故也”(李先芳是明嘉靖年间亳州知州)。这段话成为今天的“涡阳说”者证明义门集即唐之真源县的“有力”证据。

只不过这又是一个视而不见、断章取义的套路。

事实是,李先芳对天静宫考察后,在《亳州志》卷四上如是记载:“近指天静宫为苦县、义门镇为真源,恐未然”。意思是说:近来有人说天静宫是古代苦县,义门镇是唐时真源县,事实恐怕不是这样。

李知州的“恐未然”,是因为唐代国家史书《元和郡县图志》对真源县有明确记载:

“真源县,望。东至(亳)州五十九里。本楚之苦县,春秋时属陈……宁平故城,在县西南五十五里……玄元皇帝祠,县东十四里……李母祠,在县东十四里”;

“城父县,上。西北至(亳)州七十九里。春秋时陈国之夷邑……涡水,西北自谯县界流入”。

而千百年来,真源县在今鹿邑县早已是史学界公论,在央视六套与中国社科院联合摄制的百集纪录片《中国通史》第51集中,明确指出:“公元666年,从泰山下来的唐高宗赴老子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