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老子故里

涡阳、谯城抢老子故里套路大揭秘之二:暗度陈仓

作者:钟钰   来源:老子论坛   阅读:362  
内容摘要:编者按:这里只所以用”抢“,而不是过去的”争“,是因为”争“在这个事件中的含义是”互不相让,争夺,竞争“的意思,是以玩弄语言游戏见长的涡阳、谯城故意设置的语境,很容易让人误解是鹿邑在给别人”争“老子故里。事实上,这是鹿邑面对一伙明火执仗抢匪,挺身捍卫祖宗先贤的荣誉之战。万万不能再......

编者按:

这里只所以用”抢“,而不是过去的”争“,是因为”争“在这个事件中的含义是”互不相让,争夺,竞争“的意思,是以玩弄语言游戏见长的涡阳、谯城故意设置的语境,很容易让人误解是鹿邑在给别人”争“老子故里。事实上,这是鹿邑面对一伙明火执仗抢匪,挺身捍卫祖宗先贤的荣誉之战。万万不能再被别人带偏了。


谈到语境,回顾三十年,不难发现一个很显著的特点:事件中的涡阳和谯城两位主角,所折腾出的每一件事、炮制出的每篇“考辩”文章,都是靠搞务“虚”和新闻炒作出来的。

这也难怪,在鹿邑老子故里二千年史料传承有序、文物遗存分布遍地、官方和学界早已有定论的情况下,涡阳、谯城两地在“务实”上确实不堪一击。于是,避实就虚打嘴炮,也就成了成本最低,收效最快的最佳选择。

只是应了那句老话:”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尽管对方折腾了三十年,但除了洗脑了一些不明真像的群众,大多数人心中还是明白谁是那个李鬼的。


而更让李鬼想不到的是,经他们的一番闹腾,此事却空前激起了鹿邑人民前所未有的团结和奋进,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始,老子文化研究与开发不断取得新成果,国家对老子故里鹿邑的认定越来越清晰:

1998年,鹿邑太清宫唐宋老子祭祀遗址考古被列入年度”全国十大考古发现“提名;

2000年,《老子》纪念邮票首发式在鹿邑举行;

2001年,鹿邑太清宫遗址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03年,鹿邑被国家旅游局命名为老子故里旅游区4A级旅游景区;

2005年,原党和国家领导人李鹏为鹿邑题词“老子故里”;

2007年,时任全国政协常委、中国道教协会会长任法融为太清宫题写“道教祖庭”;

2012年,鹿邑县被中宣部、全国文联授予“中国老子文化之乡”称号;

2013年,央视六套与中国社科院联合摄制的百集大型电视纪录片《中国通史》明确指出鹿邑为老子故里;

2019年,以老子故里鹿邑为主要内容的十余篇文章先后被中宣部”学习强国“全国平台转发;

2019年,总书记在视察河南讲话中将以《老子》为核心的老子文化定位于代表了中华文明和中原文化的重要位置……


这里尤其一提的是,2018年6月15日,涡阳老子研究会副会长胡智携团参访鹿邑交流老子文化时,公开承认”在史料上确认了鹿邑是老子故里“。

事已至此,一场闹剧本该收场,但如今仍有个别人以不可告人的目的,蛊惑群众操纵水军不时生事;一些被”专家“忽悠多年的群众感情上一时不能接受,依然不愿承认国家认定真理史实。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回望历程,牢记使命!今将作者十余年前的文章予以转发,既是对历史的回顾,也是对那些仍然活跃着的”专家“的鞭挞,更是对所有不明真相群众的善意提醒。

本文发表于2010年中华老子网,原题目为《涡阳、谯城争老子故里的考辩方法揭秘》,全文20100多字,为方便大家学习,编者将分成八篇逐一介绍。


另,因编辑需要,文中个别字句有所改动,小标题和点评(红色部分)为编者所加。

最后编者提醒大家:百闻不如一见!听其言不如实地考察一下,最好三地都去看看,相信答案定在您的心中。

涡阳、谯城抢老子故里套路大揭秘之二:暗度陈仓

对老子故里鹿邑铁证如山的史料视而不见后(详见《涡阳、谯城争抢老子故里套路大揭秘之一:视而不见》,接下来,“涡阳说”就开始采取四大步骤,一计接着一计的把老子故里由河南鹿邑往安徽涡阳搬了

第一步:“明沛暗相”

在老子里籍问题上,司马迁《史记》记载非常清晰,县、乡、里都有,但涡阳说就是不认这一壶酒,偏偏要从《庄子》寓言中寻找证据。(正史里找不到根据,竟然去找寓言小故事?真难为你们了,你们咋不去《山海经》《西游记》里找呢?)

虽然庄子从未谈过老子的里籍,但涡阳说通过对孔子“南之沛见老聃”等语句的巧妙解释,成功地在司马迁所参考的书籍中发现了司马迁所没有“发现”的信息,明确提出“老子沛人”。

而这个沛是什么地方呢?涡阳说认为这个沛不是春秋时老子的隐居地沛泽,也不是秦代设置的小沛(今江苏沛县),而是汉代设置的大沛,也就是老子亡故300年后西汉所置沛郡的治所相县(今属安徽淮北)。

涡阳、谯城抢老子故里套路大揭秘之二:暗度陈仓

第二步:“明相暗‘袲’(袳)”

事情进展到这一地步,如果以为涡阳是义务帮助淮北来争老子故里,或者以为涡阳是为了揭开所谓的“千古之谜”而提出老子是沛人,那就大错特错了。这并非涡阳的最终目的。(项庄舞剑,)

因此,涡阳说并不承认大沛相县的地望在人们公认的今安徽省淮北市相山区,而是以南北朝时期梁人刘昭对《后汉书·郡国志》所注“相,《左传·桓十五年》会于袲者也”为论据,转而认为“相”乃是春秋时期的“袲”(同‘袳’。但史书从未记载老子为‘袲’或‘袳’人)”。

而“袲”在哪里呢?涡阳说认为,《春秋·桓十五年》有记载:冬,十有一月,公会宋公、卫侯、陈侯会于袲,伐郑。”杜预注:“袲,宋地,在沛国相县西南。”

涡阳、谯城抢老子故里套路大揭秘之二:暗度陈仓

第三步:“明袲暗丹”(丹城)

接着,涡阳说就抓住“沛国相县西南”中的“西南”两个字做文章,把“袲”解释成“相”县西南远离相县的一个地方(并非相县故城的西南部),而现今涡阳县境内的丹城镇也在沛国相县的西南方向,且有17个相氏村庄,因而也就是“袲”。

既然“袲”就是“相”,那么,丹城镇也就是春秋之“相”了。这样通过不同的史书标准,就把本属淮北的“相”先转换成“袲”,后转换成“丹城”,把淮北相县隔着“铚”(今安徽濉溪临涣)拉到了100华里以外的涡阳丹城,把涡阳县由春秋时的夷邑变成了“古相大地”,完全无视史书中白纸黑字的注释和淮北相县故城的考古发掘事实。

其实,“沛国相县西南”还应在相县的辖区范围内,中间不能越过与相县平级的其他单位——因为人们习惯上都是以距离最近的参照物来描述事物。相、铚乃是战国后期同时存在的同一级的县邑,“袲”在沛国相县西南,至少还应在相县辖境,即在“铚”以北,西南不能越过“铚”。要是越过了铚,就不说相县西南而直接说铚县西南了。

查有关史料,“袲”的具体地望在淮北市相山区渠沟镇;丹城集只是南北朝时期临涣郡丹城县的县治,秦代以前隶属于铚县,西汉在此设置郸侯国,东汉设置郸县,东汉末为曹腾的费亭侯故邑,从未辖于相县。说丹城集就是袲或者相,完全是一厢情愿的主管臆测,没有任何史料根据。

涡阳、谯城抢老子故里套路大揭秘之二:暗度陈仓

第四步:“明丹暗雉(雉河集)”

涡阳说把相拉到丹城还不行,因为丹城距离涡阳县郑店还有七十华里上下的路程,还达不到其最终目的。于是,涡阳说就以古代地广人稀为借口,把相县又从丹城拉到了雉河集以北的天静宫。

这样,经过四次梯次移位,老子故里从河南鹿邑跑到江苏沛县,从江苏沛县跑到安徽淮北,又从淮北跑到涡阳丹城,再从丹城跑到涡阳郑店,神不知、鬼不觉的跑到了雉河沿岸的天静宫,其手法可谓是环环相扣、精妙绝伦、天衣无缝。

但,查遍史书也找不到西汉沛郡相县在春秋时就称“沛”的历史依据来,找不到沛郡相县越过銍县管辖到涡阳天静宫一带的历史依据来。沛郡之相与萧(今安徽萧县)紧密相邻,在南北朝时期合并到彭城郡承高县(由萧演变而来),就说明这个县的面积的确很小。如果这个相县能越过临涣管辖到涡阳天静宫的话,无论如何也不会合并到萧县的。



标签:老子故里鹿邑  
相关评论
老子LaoZi.Net 鹿邑县老子文化产业园区
  豫周公网安备41160002120052号  豫ICP备180096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