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研究

致诸学友的公开信

作者:方悟   来源:老子论坛   阅读:109  
内容摘要:诸位安好!八月一别,已是冬季,十二月初的北京,最低温度刚到零下,又是一个暖冬。踏着落叶,走在绿化带旁,可以欣赏黄绿相间的景色。但原有的国槐被砍,栽了些银杏和雪松,长得并不好。如果是自然选择,我们一定会看到针叶林后退,混交林和阔叶林北移。自然选择即“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生物进化规......
诸位安好!
八月一别,已是冬季,十二月初的北京,最低温度刚到零下,又是一个暖冬。踏着落叶,走在绿化带旁,可以欣赏黄绿相间的景色。但原有的国槐被砍,栽了些银杏和雪松,长得并不好。如果是自然选择,我们一定会看到针叶林后退,混交林和阔叶林北移。自然选择即“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生物进化规律,人类也是生物物种之一,它也适用于人,许多人认为人独立于生物界外,其认识违反系统理论和系统关系,人类社会活动也必须遵守进化规律,这才符合统一性。我曾多次向你们说明宇宙的统一性、整体性、同一性,三者含义相同,都是强调宇宙的大一统特征。它一方面是说大一统规律即顶级规律支配着所有的事物;另一方面是说各层级系统的具体规律都是顶级规律在不同条件下的不同表现。
我们这一代人都经历过文化革命,反思文革终于使我认识到社会主义国家的失败全在于人为干预违背了自然进化,便很自然地接受了老子的思想,接受了他的自然之道。九十年代中期,深入研读了黑格尔的《小逻辑》,终于对黑格尔的辩证法有所理解,当拿这种理解再读《老子》时,豁然贯通,方悟、方悟,今方醒悟。以前不理解老子为什么讲“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而今才知道辩证法是讲同一的,形而上学讲对立,因常人都是对立性思维,致使老子慨叹世无知音。老子的政治理想是无为政治和民本主义,但中国的现实是有为政治和官本位,各级行政官员都拼命以有所为来表现自己,以谋升迁,你不仅无处发表见解而且可能因此而冒极大政治风险。老子说“曲则全”,我因而转向自然科学,从政治领域进入自然科学领域,这是与其他官科、民科不同的地方。因为我相信宇宙是统一的,人类社会是自然世界的一部分,也必须服从统一的自然规律,如果我能正确说明自然现象,那我对社会现象的说明也应是正确的。是马哲给了我初步的统一性认识,但在黑格尔哲学和老子的哲学中我才找到真正的大一统观念(他们的哲学都是自然哲学),遂从半个布尔什维克成为老黑之徒。
最近,我在天地生人讲座发言时给老子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观点又加上了“国法人,家法国,身法家”几个字,以说明宇宙的统一性。“道法自然”,自然之法是最大共性,主观认识是客观世界的反映,它要以自然为法,真正的哲学应是自然哲学。“天法道”,不是说宇宙按主观真理运动,而是说客观真理与主观真理同一,是说按道运动就是按自然法则运动(非常道首先是自然哲学)。“天”在这里(广义)指宇宙,下一句(狭义)则指太阳系。地球是行星,附属于恒星,太阳是太阳系的中心,所以地球要随太阳的运动而运动。地球随太阳运动而在空间重力场中引发地质及生态变化,人类生活在地球表面的生物圈中,要适应地质变化和生态变化才能发展,所以是“人法地”。许多人把人类社会看成是独立于自然系统之外的,社会规律不同于自然规律,这就否认了世界的统一性。民族国家是地球村中的基本成员,它要按人类统一的社会进化规律去发展(全球一体化就是最好证明),所以说“国法人”。家庭是人类社会基本组织形式,它要依据国家民族的发展规律来组织和存在,不能背离大的社会环境,所以说“家法国”。个人的道德修养以家庭和谐为目标,要按家庭组织发展规律来培育成长,所以说“身法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老子先倡于孔子,其实它是尧舜时传下的古训,为上古政治家们遵行,之所以可从修身而推治天下,就因为皆遵从大统一之道。
综观众多的统一理论,真正称得上大统一的,只有黑格尔和老子,他们都取法于自然,从自然规律中再推出社会规律、人生规律和思维规律,符合“天、地、生、人、国、家、身”的宇宙层级体系,其余的理论出于人与自然的对立都把人类社会排除在外,也无法运用于人类社会,未能达统一之境。大统一理论怎么验证?就看有无普适性。你的新以太、胶子、快子等等能不能解释人类社会的运动?不能,就不应叫大统一理论,因为你实际不承认人类社会也是物质世界的一部分,把自然和社会对立起来,还有什么大统一!一些人不懂哲学,以为“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是类似动物传宗接代式的自我复制,不知道老子讲的是统一性,是讲宇宙的层级系统,是把万物分门别类逐级归纳后得出最高共性规律,再反过来演绎,逐层级下降,演化成具体规律来指导我们的认识和实践,因而问出“怎么生养”的糊涂问题。
有人认为我反对马哲,实际正是马哲把我带入哲学大门,但它所坚持的人与自然的对立、人与人的对立等不可解脱的自身矛盾又促使我去寻找破解的途径,因而走上大一统之路。人处于整个自然系统的下层,其运动规律及人所具有的能力都被限定于这个层次中,不可能超越它而扩展到上一层级,这就是系统理论所阐明的“系统功能大于要素功能、系统作用大于要素作用”,整体永远大于局部,高层级永远大于和强于低层级,这是真理的普遍性和绝对性,这就叫不可逆。我们的马哲非要推翻自然真理,不自量力地要以人胜天,反对人类在长达万年以上社会生活中总结出的普遍真理——天人合一。天人合一的正确性主要体现在它符合世界的统一性,符合我们所说的人类社会是自然界的一部分,是地球生物圈的一部分,必须遵从生物进化规律的大一统原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人类要长期生存下去,就必须适应自然环境,以人去合天,而不是不自量力地去与自然对抗,妄想以人胜天。天对人类的倒行逆施给予惩罚,天灾过后人再重新恢复生产、生活,并不叫胜了天,那纯粹是自我安慰、自欺欺人。我们能够保护生存环境而不去保护,非要破坏它,引发水旱灾害和环境灾难,那是自我毁灭,它符合事物发展皆为自我发展的辩证真理。人与自然的矛盾是人与人的矛盾产生的根源,当人的生存空间有限时,就引发了人们之间争夺生存空间的斗争,这是所谓阶级斗争的实质。解决这一矛盾的办法只有两条,一是发展生产力,扩大物质供应,扩大生存空间。二是减少人口,相应扩大单位人口的生存空间。中国古代社会在长期封建制度统治下生产力发展缓慢,自然规律以战乱和王朝更替减少人口方式发展。资本主义国家繁荣和稳定在于同时采用了两个办法:用科技革命来推动生产快速发展,用降低出生率来控制人口增长。反观社会主义国家,一方面用阶级斗争理论去否定人与自然的矛盾是最基本的矛盾,是社会矛盾根源,否定生存斗争,用剥夺剥夺者的办法去重新分配有限的社会财富。殊不知在总的社会财富有限的情况下,少数人靠大多数人可以生活富裕,反过来,剥夺少数人却不能够使大多数人生活富裕。这已在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得到证明。解体的社会主义国家纷纷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宣告了阶级斗争理论的破产,仍标榜社会主义的国家也不再以阶级斗争为纲。另一方面我们违背“道法自然”的大一统规定,妄图以人为干预方式,即计划经济方式发展生产,又以“人多好干活”的谬论放纵人口增长。且不说平衡与不平衡同一的法则在政、经、科、文等领域怎样作用,仅指出计划经济模式和纯公有制体制打掉了经济有机体的自我调节能力和活力,使社会主义国家经济发展缓慢,有限的增长又被人口增长所抵消,使之大大落后于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最终在两种制度竞赛中惨败这一点就足够了。大陆同胞对台湾搞独立深恶痛绝,许多人不理解为什么台湾会有近半数的人支持民进党,而且不少人并非本地籍。我认为主要是来自对社会主义的恐惧,怕最后会统到社会主义旗帜下,毁了台湾的前程,降低自身生活水准。
我一直主张承旧出新,反对破旧立新的对立性意识,赞同黑格尔与恩格斯把历史看成是合力,看成是所有人的贡献的思想。人类社会的一切方面都是建立在前人打下的基础之上的,先有继承,其后才能有发展,文化革命的教训已经很深刻了。一切事物的发展都是否定之否定过程,都是扬弃,都是进化,彻底砸烂,批倒批臭,那是极左派的做法。批判旧哲学,只是扬弃的方式,我所使用的语言仍是马哲的基本语言。
自去年七月经徐道一老师介绍参加天地生人讲座活动,一年半矣,近期多篇文章专为其写,《引力解》只好先放一放。讲座中,我是唯一反对批科学主义和方舟子等人的,我曾说“乱世出英雄”,混乱的科坛需有人出面清理,我是把敢于出面、敢于说话的人看作英雄的。我公开支持何祚庥、方舟子、司马南等人,除了某些话说过头了,思想保守点,他们没有更多错误,比许多行内人士强。我戏言自己是主流派中的非主流,非主流中的主流,鲁迅《彷徨》一诗中说的“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正是我的写照。去年八月的相对论会上,我也是唯一的改良派,其余都是推倒派。虽说“道不同,不相谋”,但这里是自由论坛,毕竟可以发表被主流拒斥的研究成果。在天地生人讲座中,有我的存在,也可以平衡一下极端观点。预测易、科学佛、特异功、永动机、引力能、核聚变、超光速、外星人都属伪科学,宋正海老师认为可以研究,此间就有部分人竭力宣传这些,我虽然主张海纳百川,但对这些东西不赞成。不过,我很佩服宋老师们,一个没有官方投资的民办论坛坚持十几年是需要奉献精神的,“贤者处蒿莱”,“圣人被褐而怀玉”,民间最可能出人才。
我的观点异于常人主要在于摆脱了固定的思维模式,换了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问题,当一个问题可以从不同角度来认识时,为什么不尝试换换位置呢?迷信权威,固步自封,保守落后都是科学发展的大敌。杨振宁、李政道所以能获诺贝尔奖金就在于没有墨守成规,当大家都习惯性认为弱相互作用下微观宇称守恒时,他们敢于反向思考问题:实验并没有否定宇称不守恒,从不守恒解释也合理。我提出没有核聚变也出于同样的原因,自认聚变问题比微观宇称守恒错误更明显,这是旧理论的致命伤,它没有任何实验证据,只有一套自圆其说的理论,其赖以成立的基础仅是人们对权威的迷信。我曾试图查找数据证明聚变的存在,尽皆枉然,实际应该不难,氢弹爆炸实验时测一下有没有氦的光谱线产生想能做到,或者收集爆炸前后的空气,测一下氦的含量有无变化。人们大概认定了氢弹爆炸原理就是聚变反应,根本就没有想去测试。大多数人没有独立思考的本能,都是随大流,想当年八亿中国人都把老毛当神灵供奉,连我这个有一定独立思维能力的人也是个人迷信的崇拜者,就知道大家为什么会对一个错误理论深信不疑了。你出来挑战传统理论,人们往往并不考虑你说得是否有道理,而是先看名衔,如非专家,则一概贬为“民科”,视为“狂人”,就差直呼“神经病”了。不过,我倒不怕,本是老九,贬能贬到何处。老子名满天下,尚感“天下莫能知,莫能行”(七十章),一切让时间说话,指望“常人”脱离“常道”并不现实。
许多人在网上反驳我,都把氢弹作为实验证据,殊不知称作“氢弹”本身就是理论错误。氢弹爆炸原理是按太阳燃烧是所谓聚变的说法拟定的,它同样没有实验证据。我早就说过,粒子在高温下聚合的观点违背热力学第二定律,也无实验证明,是完全错误的。在座标图上,你只能看到粒子随温度升高而分裂的趋向,旧理论是把裂变效应错解释成了聚变。空间重力场理论说明:宇宙整体能量有一个限度,埃丁顿、狄拉克也都这样看。我在《波粒二象解》中指出,以质子作单位的宇宙总能量为1080(埃丁顿提出的1079,狄拉克提出的1078,不符合极限系列的量子特性和倍数关系),这个总能量不变。星系是宇宙的细胞,是具体的存在,新陈代谢不断生灭,导致具体空间区域的能量有增有减。因能量守恒要求,这种增减分成两个相反过程:在我们生活的正物质星系的减能过程中,总能量通过光辐射而不断减少,直到全部能量释放殆尽,整个星系坍缩为黑洞为止。在我们不可能进入的反物质黑洞的增能量过程中,总能量通过对热能的不断吸收而不断增加,直至达到能量饱和状态的2.7K转变为白洞——类星体(类星体实为新星系的诞生)为止。这个循环过程为热力学定律所确认,此处减少的能量被彼处所吸收,总能量保持不变。减能过程以粒子的不断分裂,最后变为光、热来完成,此过程不可逆。在空间重力场中,所有的星系、恒星(包括附属于它的行星)和星际物质都是按重力原则从里到外进行架构的,其核心为引力子(中微子)聚集处,其外有一个纯粹空间作过渡区。宇宙中有两种量子形态:纯质量形式的引力子(中微子)和纯能量形式的光子,它们都是玻色子,其余粒子为费米子。我们看到的一切超重天体,其主体都为引力子,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反物质”,玻色子的特点就是可以相容、相聚集、相融合,而不互相排斥。它所具有的强磁场可以吸附能量,把能量以正负电子形式储存起来,但这个磁场必须达到相当强的程度,是众多引力子聚集,其总量达到一个星系总质量的百分之四十而形成黑洞时才具备这一条件。也就是说,只有黑洞才有聚合能量,将自身转变为正物质的过程,而各星球、星系作为正物质,在能量的单向循环中,仅有释放能量的裂变过程。因为费米子都遵守泡利不相容原理,所需空间较大,为低密度空间状态,其与高密度空间的引力子(中微子)之间没有过渡形态,使二者空间成为非连续的,造成空洞,造成星体的内部分割,这是星核及星系核与外层运动速度不一致的根本原因,也是由星核所造成的磁场磁极倒转的原因。在这个空洞之上的是重元素和超重元素,有一些我们可能尚不知道。把地核说成是铁、镍等金属物质构成,只是妄加推断。地震波测试的地核密度为13,而铁的密度只有7.8,镍的密度只有8.9,低密度物质怎样变为高密度物质,也来个聚变吗?铅的密度11.3,组成地核的物质密度至少要大于铅。
在地表,放射性物质如铀,其衰变到铅停止,水银密度为13,而水浮于地表岩层之上,可知地表即地壳这一层次的重力圈,密度在13—0.5左右,密度差约25倍。地球被科学家们分成地核、地幔、地壳三大层次,从星球是一个整体来说,还必须加上大气层,共四大层次。重力即引力,按引力与距离的平方成反比的万有引力定律来说,重力作用也与距地心质点的距离的平方成反比。也就是说,如用密度表示重力作用,则距地心越远密度越小,如此推算,若以地核为1,则地幔为1/5、地壳1/25、大气层(按1000公里计算)1/125。反推,则地幔密度为地壳的5倍,地核则为地壳的25倍。如果地壳平均密度为3,则地幔平均密度决不可能是4.5(上地幔3.3,下地幔5.6),而应是15左右才对。地核密度也不是13,而应在75以上。空间重力场原理说明,星球和星系在形成时就按是按重力就位的,其构成也遵循重力原则。在地壳储量极少的重元素矿物,在地幔中大量存在着,而且是主要成分。我多次说明,放射性产生的根源就是物质重力分布原则,铀、镭等超重元素本存在于地幔,在地质活动中一部分被推进到地壳层,它们必须衰变为较轻的元素才能适应空间重力要求,所以在地表,越重的元素越易分裂。太空站是作微重力裂变试验的最佳场所,用盖革计数器监测汞、铅等重金属,有可能发现裂变现象,可验证空间重力场原理。
人工可控核聚变试验搞了近半个世纪,始终未能突破,我敢断言,它作为新永动机试验是绝对不会成功的,在正物质裂变场中搞聚变,你怎能拗过大自然的力量,那真成了人胜天,而以下犯上绝无好结果。如果我们识时务,迅速转向裂变正路,很快就会有惊人成果,我虽然希望国内机构摘头牌,但事物发展总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这封公开信发表后,谁能变变思路,做一下尝试,谁就可能有重大突破。
建议改用比铀核稍轻的非放射性元素作靶丸进行裂变试验,如排在铱以后的汞、铊、铅、铋等重核元素。按空间重力场规律和裂变说,用多路激光轰击重核靶丸,在百万度高温造成的局部空间重力场变化下,这些重元素较易发生裂变反应。试验中,应注意安全,用料尽可能微量。当然,这就不再是人工可控核聚变试验,而是人工可控核裂变试验了,恐怕这才是正路,它的成功概率会很高。一旦裂变试验成功,我们就有了无尽的安全能源,世界将会大大变样。
科学需要三重证明:逻辑证明、数学证明、实验证明,缺一不可。我们许多理论假说只有数学计算而无实验证明,其理论从本门派看是自洽的,但换个角度看就漏洞极多。从大一统立场看,许多理论根本就违背普遍共性,不具备逻辑的一致性。如我们在太阳表面看到的都是分裂过程:首先光辐射就是裂变的产物,我们仅知正负电子湮灭能产生光辐射。宇宙中没有独立的正电子,它从哪里来?只有原子核带有正电荷,也就是说,只有原子核分裂的情况下,才能分离出正电子,才能产生光辐射,恒星发光不是聚变反应而是裂变反应。其次当黑子活动剧烈,太阳表面发生耀斑,产生太阳风暴,其中的大量等离子体恰都是原子裂变产生的。当原子裂变为等离子体后,我们以任何方式都不能使之复原,即无法让电子与质子重新结合成原子,更何况让原子核聚合了,这就叫不可逆。人工可控核聚变搞了半个世纪未成功,不是技术不过关,而是我们从一开始就走上了违背客观规律的死路。有人说聚变是在太阳内部产生,按理应该是高温向外传导,但我们在太阳黑子活动中发现的却是太阳内部的低温气体向外输送,再在表面发生裂变反应。太阳日冕温度高达百万度以上,光球5000——6000度,连接光球之下的对流层的黑子只有4000度,从外到内,温度是下降的,客观事实符合空间重力场论的裂变说而背离聚变说。尤其是宇宙中所有恒星不管新老(已变成白矮星的除外)都保持十分之三的氦丰度,无法按聚变理论解释,正是这些解不开的谜让我毅然放弃聚变说转向裂变说。数学只是一个工具,并不必然导向真理,有时理性更重要,而多数人只具备知性常识。人们只看到用压力机械可以使两块金属板压合,却并不知道你用多大压力都不能使原子核聚合,我们现有的所有的加速器都做不到这一点。有机构宣称合成了反物质原子,却没有实际物证,只是说观察到光电反应,可认为是正反物质湮灭造成,这没什么可靠性。我们的“发明家”也可以把“水变油”说成是核聚变反应,并轻巧地拿出数学证明(照氢聚变模式套一个),但他拿不出实验证明,即使是科研机构也做不到,因为它违背自然规律。
近日行于网上,看到年青网民都热衷于超光速、虫洞、UFO等荒诞的东西,主流派也把这类不可证的东西——真正的伪科学当科学正统,简直不可思议。谱线红移有两种可能,一是速度造成,二是引力造成,为什么不用引力红移来解释呢?广义相对论等效原理把加速场和引力场看成是同一的,把惯性质量和引力质量看成是同一的,牛顿也有这样的想法。爱因斯坦1916年在《狭义与广义相对论的浅说》中写道:“这个重要的定律过去确实已经记载在力学中,但是并没有得到解释。我们唯有承认一个事实才能得到解释,这个事实就是物体的同一个性质按照不同的处所或表现为‘惯性’,或表现为‘重量’。”(转引自《大学物理导论》 向义和编著 第312页)所以我们也可以把速度红移和引力红移同一起来。爱因斯坦完全没有必要向哈勃妥协,改变自己对静态宇宙的看法,说引进宇宙项是自己“一生最大的错事”的时候,他忘记了等效原理(同一性原理)的普遍性。当我们把速度红移和引力红移同一时,类星体的超光速问题也就解决了,光速依旧是绝对速度。
作为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并未意识到相对论的巨大哲学意义。狭义相对论的相对性原理和广义相对论的等效原理讲的都是世界的统一性、整体性、同一性,都是讲宇宙中的万物都服从统一的规律,大一统物理规律具有普遍共性,对任何参照系都适用。而光速不变原理所说明的正是宇宙万物的有限性,说明具体事物的存在必有一个极限,决不是无限的。相对论用物理学语言对世界的二重性(二象性、绝对与相对、共性与个性、抽象与具体的关系)给予了最好的说明。一方面讲出了抽象事物——客观规律具有普遍共性、绝对性、无限性,另一方面又讲出了具体事物——如光,具有特殊个性、相对性、有限性、一切事物都是二者的统一(同一),我在《波粒二象解》中已指出了这一点。波代表着场,代表着整体所具有的普遍共性和无限性,粒代表着局部个体所具有的特殊个性和有限性,万物乃是二者的统一和同一。我们的科学家不了解相对论的哲学意义(连爱因斯坦本人都未清醒意识到,但他本能地用同一性、整体性看事物,使其政治观、道德观都带有了这一特点,他的思想意识是统一的,而大众都做不到这一点),他们表面上说信奉相对论,骨子里却是知性对立观,反对相对论的同一性认识,反对物理世界的大一统特性,所以有人讲普遍规律未必有普适性,反对用引力红移解释类星体的所谓“超光速”,反对光速是绝对速度,反对事物存在的有限性,主张时空无限、宇宙无限。主张事物无限,实际是否定了客观规律的普遍性和世界的统一性,因为人的认识能力是有限的,所以你怎么能证明无限远的事物也按照你的定律来运动?无限论者都是不可知论者,这就是为什么牛顿等把宇宙看作是无限的人都认为世界不可能最终被认识,而到上帝那里去找第一推动力的原因,你怎么能指望他们去说明世界的统一性!如大爆炸假说虽然否定了时间的无限性,但承认空间的无限性,认为空间可以无限膨胀,这就导致了自身的矛盾。如果空间是无限的,它怎么会集中在一个奇点上?如果空间无限,宇宙中物质的总质量和总能量也无限,它怎样从高温降到低温?如果宇宙无限膨胀下去,就可能降到绝对零度而停止运动,无限膨胀的结果就是热寂。我已在《大象无形》一文中对大爆炸假说专门作了批判,不再赘言。
我在接受了老子的大一统宇宙观时,也发现了人类意识的分裂现象,如黑格尔所说,是知性对立性认识统治着人类意识。所以我的任务是全力宣传大一统思想,这个过程虽然艰巨,但前景光明,因为经济一体化的同时,人类也需要政治和思想意识的一体化,人们需要一种能够克服对立性阶级斗争观念的思想工具以适应一体化的要求,老子哲学正提供了这样一个工具。“无为而治”的民本主义与民主、自由的理念相通,市场经济的自由竞争就是要消除人为干预,就是无为而治,让事物按自身规律发展。接不接受老子的思想,仅是时间问题,我们不举这面旗帜将来也会有人举,由国人来举好些,由我们这些不参与政治纷争的人来举好些。
过去都认为老子的“小国寡民”是想复辟奴隶制,是倒退,这是阶级斗争历史观的反映,根本不理解老子的政治哲学。老子的政治哲学是与自然观相统一的,其自然哲学为空间场论,社会观相应也讲生存空间。因法西斯主义讲了生存空间,把这个概念弄臭了,但他们讲的与老子讲的有本质不同。老子的小国寡民慈悲为怀,不与人争,你活我也活;希特勒的日耳曼民族凶暴为心,力与人争,只许我活,不许他人活。一力主同一,一坚持对立分离。为什么要“小国寡民”?国家小,耗费少,符合“俭”的原则;人口少,生存空间大,百姓生活安宁富裕,不用去攻城掠地,符合“慈”的原则。凡“慈、俭”者必“不敢为天下先”,“什佰之器”虽然提高了生产力,但也意味着消耗更多的自然资源,加剧了人与自然的矛盾,老子“三宝”俱得以体现在“小国寡民”上。
在网上,当我将对老子的新认识公布时,一些年青人反对说:老子是古人,懂什么时间、空间!老子没有现代天文知识,不知道用光年计算空间距离,也不知元素构成;中国古代用时辰表示时间,不哓得时、分、秒,但空间和时间概念却是自上古就有的。中国上古把宇宙看作空间和时间,后来才有三分法,加上了物质,它并不妨碍老子把整个宇宙看成空间的抽象。老子把自己的哲学看作客观世界的反映,称之为道,名之为大。“大”,形容词用作名词,指代空间,许多人都理解错了。老子认为宇宙的本质属性就是空间,这是其他古代及近现代哲学家所没有的认识。“大曰逝”,空间变化就构成时间过程,“逝”指代时间。时间过程漫长,这是“远”的含义。但时间过程也有极限,也有终始,所以事物的发展构成循环,故曰“反(返)”。老子二十五章“故强字之曰‘道’,强名之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一章、二十五章皆为理解《道德经》之核心内容。年青一代不读古籍,不知老子怎样看世界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许多中老年学者也反对用老子思想解读世界,只知拘泥于西方人对世界的理解。
接受老子哲学并非就成了道家或道教门徒,我一直把老子哲学看作世俗哲学,学老是学习一种自然哲学而非宗教哲学。一切宗教哲学都是唯心的虚无哲学,都否定现实世界,道教也同样。道教尊老子为祖师,实为借老子名声。汉武帝起虽独尊儒术,但直到东汉末年道教兴起时,尊老遗风尚存。当然,这里也有常人对老子思想的错误理解,把同一思想看成对立思想,与庄子混同,皆以虚无解之。我借黑解老,才摆脱了对立性意识,不再走否定现实的虚无之路,而走上有无同一之路,走上中西互融的大一统之路。
应用普遍共性我们能得到许多新认识,如能量守恒定律和空间重力场决定了物质及能量分布只能是在垂直于磁极的平面上,无论星系、恒星系、行星系、甚至原子,从银河系、太阳系的物质排列情况以及行星光环的存在可以推知电子也只能在垂直平面上围绕原子核运动,因为物质分布服从统一规律,我们的世界大小同一。把电子轨道描绘成四面八方围绕核转或如云雾包裹着核都违背大一统规律。老子与黑格尔为我们开辟了一个新视野,能否取得更多成就要看人们的悟性了,新论未结,且听下回分解。
今日所谈不涉私密,我打算以此作为对部分网友问题的回复同时在网上公开。我们今天所讨论的人类认识本质、辩证本质,最终会有一个明确结论。我的观点仍然是:一分为二不叫辩证法,实践已宣告了分离性认识在各领域的失败。这个结论,人类认识将会把它留在记忆中。
愿意得到你们的回函,以更深入地进行讨论。

方悟
2004年12月10日

转载申明: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老子LaoZi.Net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第二首:大道廢
相关评论
老子LaoZi.Net
  豫周公网安备41160002120052号  豫ICP备180096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