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老子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有无同在的形式

已有 378 次阅读2010-6-11 16:01 |个人分类:老子论道|

什么是同在?同在是“二者同出”,此生彼也生,此在彼也在,无分先后。所谓“先天”,只是逻辑上的先在,而不是存在于前。逻辑的条理性要求人们的思维必须将客体以先后排序,而不像存在论那样将事物整体托出。

    什么是同在?同在是“我与他者”的浑然一体。同在是以本体论,先天后天是以逻辑论,而逻辑是俗世的(后天的)人的思维方式。偏偏的,人的认识(包括对本体的认识)是通过逻辑性程序实现的。明白了这些,也就明白了为什么科学在研究物质时需要将物质分而又分。道是事物的本然状态与应然结果,而科学则运用逻辑程序对物质世界予以解析与重新组合。

 

1 同在是道对存在的法则性规定

前面所说的“有无同在则为道”是说,有与无同在所生成的物就是道,而且“暗藏玄机”:同在是存在法则之一——道具有法则性。有与无同在,道与宇宙万物同在……任一事物都不能孤立存在。“道生一、一生二”,“一”是存在者的独立性,“二”即“我”与他者的同在。同在是道对存在的法则性规定。

广义的,他者指“我”以外的所有存在;侠义的,他者指与“我”相关的存在者。这样,不仅同等层面的存在者同在,而且,不同层面的存在、即本体与存在者也属于同在。“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没有他者焉能有“我”?“我”与他者谁也料离不开谁。

   

2、共生是同在的要求

母亲所以是母亲因为生有孩子。“母亲”在生下孩子的那一刻才真正成为的母亲。未生孩子前,“母亲”只是一种可能性存在。是母亲生了孩子,还是孩子生了母亲?共生!同在是存在法则,共生是同在的要求。

“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不仅母与子的同在需要共生,兄与弟、上下级、无与有、道与物……一切存在都遵循同在法则,而同在一定建立在共生的基础之上。

 

    3、有与无的意蕴

中国的象形字决定了描述性概念是中国语言的主流,而中国传统的认识的整体性或本体性,决定了文字与概念的全息性。所谓通假字,就是全息性文字的体现。有与无就是描述性概念(所以在有与无的后边往往补饰以表示描述性的“名”字)。它们既是一般性概念,同时是具体存在。作为一般概念,广义的,有指所有存在,无指与存在同在的属性、功能等等之类;侠义的,有指可见可闻可得之类的可感性存在,无指“视之而弗见”“ 听之而弗闻”“ 捪之而弗得”之类非感性存在。作为具体存在,有与无是组成道体的那两种原始存在。

有人将东方文化称之为神秘文化。东方文化的神秘性在于中国文化,中国文化的神秘缘于象形字。象形字不仅与画同宗,而且它本身就是简笔画。对于文字的内容,意犹有尽,而对于一幅画,它的意境,一言难尽。唐代的王维是诗人,也是画家。他画中有诗、诗中有画。诗中的画容易在读者的脑海中勾画,而画中的诗只能是意境,读者可以无尽的体味,却难以一诗而表达得淋漓尽致。作为文字,象形字用以表义。一方面这样的字甚至无需定义,其义自生,其意却因为含蓄而可以是此,也可以是彼,与现实事物的发展及人的实践一样,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与可选择性。比如,名是描述、也是冠名,无是一般概念、也是具体存在。另一方面,因为字音的相谐或字形物象的相似,字义可以通假,比如名是名、也是明,介是中介、也是芥子一般弱小。通过如此这般等等衍义,字即被赋予了全息性。字的全息性使中国文字与世界的本体性或整体性能够相应。以象形字为载体的中国式思维,因此能够深入事物内部,从而能够直指事物的真谛,能够整体权衡各方面利弊。这就是中国文化及以中国文化为中心的东方文化的神秘性的来由。

 

3、有与无的存在形态

作为具体存在,无虽然处于弥散状态,仍然属于有的范畴,不然,何以弥散?无实实在在的存在着,是“真有”。只是,因为弥散欲无,它只能以“点”为存在单元。也就是说,如果撇开有的同在不予理论,无应该是“实的”点的“海洋”。

这里的“仍然属于有的范畴”的“有”指的是一般概念,意思是说,无存在着。而“真有”撷取道友心随自然的说辞。意思是说,无是一种“实的”存在。由于同在的差异性,有与无在道体与俗世的内涵并不完全一样。在俗世,当我们将世界定义为“物质的”,有即指物质。而在俗世的人们的习惯意识中,物质与物体同是“实的”存在。

 

有,而能抟聚,说明其处于虚穴状态:有将自己抟聚为虚点,影子般地存在于那里。如果撇开无的同在不予理论,那么,有是“虚点的影子似的海洋”。

因为有无共生,实际上不会有单独存在的无的实点的“海洋”,也不会有单独存在的有的虚点的影子似的“海洋”。有与无共享同一个空间,致使俗世的人的感官不能分辨,即老子是说“道恒无名”。

 

4、耦合与媾和是有无同在的形式。

以存在的单元论,有是虚点,无是实点,二者的形态正好可以契合。有与无正是通过不同形体的契合而耦合在一起,成为“负阴抱阳”的态势。以作用论,有抟聚,无弥散,二者相互抵牾。正是这样的抵牾,使有与无可以通过相互作用的交媾实现共生,从而实现同在,如老子所说的“冲气以为和”。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一”指存在的独特性,“二”指一体同在的不同存在。存在不同,其作用就不同,“三”是不同存在之间的交互作用。其中,交媾是交互作用的常态,而斗争是交互作用的非常态。只有在双方失和情态下的交互作用才是斗争。所以“和”是同在双方交媾的前提与理想结果。

 

有与无的同在,既是不同形体的耦合,也是不同作用的媾和。耦合与媾和是有与无同在的形式。

因为道的法则性,形体的耦合与作用的媾和不仅是有无的同在形式,同时也是所有存在者的同在形式。

评论 (0 个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老子文化网 ( 豫周公网安备41160002120052  

GMT+8, 2018-11-14 00:0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