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老子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31|回复: 2

[宣传] 《庄子》“逍遥游”诠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21 17:5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兰金斗 于 2013-7-21 18:08 编辑
9 Z# F5 T( p. X4 K  ?5 [# W) S  t
- V0 ~3 h1 f( ^* _  j" C- w
《庄子》“逍遥游”诠释(第一部分)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北冥,在南冥以北,但在‘穷发之北’以南,是中间地带,寓意中间阶层的人。原本是鱼却变成了鸟,因此缺乏鸟的本质】鹏之背,不知几千里也;怒而飞《说文》:“怒:恨也,从心”。怨恨水中地位低下一怒之下想高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既然是个鸟,却要借用大海之力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北冥地位低于南冥,因为南阳北阴。‘南冥’寓意高层的统治集团。】
      《齐谐》者,志怪者也。庄子借用《齐谐》之言来讽刺《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字典》“击:打,敲打”)。敲打水面寓意靠剥削百姓来“富强”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想冲向九霄,用了半年时间刚走三千里就累得喘不过气来。(《说文》“息,喘也,从心。”喘息二字是同义词。)】
       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庄子阐述假大鹏失败的原因说:野马、尘埃,虽然是不相干的,但它们之间是相互依存的,谁也离不开谁。寓君主与百姓是相依为命的。】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天之正色是蔚蓝,而且宽广无比。寓意社会和谐共处为正色,天子胸怀要宽阔。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视其当下社会,也应当如此才对。】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水”,代表百姓;“风”,代表百姓对当朝的拥护程度;“九万里”,说明国家走向富强的道路漫长而艰苦。因此他告知统治者,由于目前的百姓稀少且贫穷,水浅无力载大舟。百姓拥护程度也不够,无力负其大翼。能飞九万里要得到百姓拥护才能做到,所以今后要大力培养农业,百姓生活安定就会拥护你,上下齐心协力实现国家富强的冲天大志就不会半途而废。(‘阏’:阻止,堵塞。)然后你才能真正的面南为君。】
        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枪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蜩’蝉也,寓唱高调者。‘学鸠’寓书呆子。榆枋’两种树名,材质良好可做战车。)这两种人没有更大的野心,只是下决心争抢做个有用的人,但时运不济而控于地。说他们在笑,不如说是在哭】
        适莽苍者,三而反,腹犹果然;’即餐。适合远途的人一天就能返回,而且不饿】适百里者,宿舂粮;‘舂’粮食放在石臼里捣碎】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之二虫又何知!蜩与学鸠二虫怎知,人生之路要想远行,腹内必须有足够的知识做为食粮,腹内有多少知识就适合走多远的人生路,不学无术怎知人生的世道炎凉!】
       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知:知识。年:年龄。】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活的时间越短,所学知识就越少,怎能知道社会发展的所以然呢。】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椿:‘樁’讹为椿,大木桩也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而彭祖乃今以久特聞,众人匹之,不亦悲乎!好学上进的人年岁越大所学知识越多,早夭者与之相比,难道不觉得可悲吗。】
        汤之问棘也,是已:“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穷发之北’在北冥以北,寓意处在地位最低的百姓阶层。‘池’的含义是:‘四边高中间低有水’,是一个到受限制的地方,‘天池也’寓意生活在这里的人都遵守着道德规范的制约。】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百姓焉,多的数不清,其道德修养不知相传多少年代了。】有鸟焉,其名为鹏,此鸟非鲲鱼所变,是百姓中的佼佼者,不但道德修养高尚而且品质超群】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他不靠大海之力,自己奋勇盘旋而上,冲破云霄然后向南至南冥】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云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此小大之辩也。大与小可指人办事的能力和志向,也可以说为百姓办事为大、为自己办事为小。为自己则只能像雀一样游走于蓬蒿之间,为百姓则能像大鹏展翅一样绝云气负青天直达南冥。】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徵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如此。所以,庄子知道:一个为国家效劳的地方官,行为要符合一乡百姓的要求,道德品质要符合君王治国的理念。(“徵”,说文解是‘召呼’。)自视当前国家的官员也应当如此去做。】而宋荣子犹然笑之:托言宋荣子,实为庄子讥笑之“且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全都是对君主的一片赞誉声,而官员不对君王的骄傲情绪加以劝导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所有人都否定君王,官员却不阻止这种舆论的传播。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彼其于世未数数然也。现在的官员只知拉帮结派,争名夺利,如此而已。这些人在现世朝代中多的数都数不过来】虽然,犹有未树也。夫列子御风而行,冷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虽然如此,也有好的官员我没有树立他们。很多官员依从百姓需要,冷然也办了一些好事。(‘列子’不应理解为人名。《说文》“列,分解也”应解为“很多人”。)他们也有办事能力‘五日而后反’。为这些官员致福的百姓,多的数也数不过来】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此’,指当朝的官员,虽然没有为百姓办事的实际行为,还等待着百姓给予他们的致福。】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如果按正道行事,分辨六气对百姓生活影响的利害关系,并能驾御它们为百姓谋福利,以此来达到无限的理想,百姓的致福还需你要等待吗。(“六气”:阴、阳、风、雨、晦、明。)】
        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 ~3 U9 M1 H2 S: n% s6 f! {$ F  s( W; ]6 m
  ?/ d& L; ]6 \! ^% O8 |! N% l

* w/ ~& I7 F0 s5 `" H: V) V3 s
《庄子》“逍遥游”诠释(第二部分)
       尧让天下于许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于光也,不亦难乎!时雨降矣,而犹浸灌,其于泽也,不亦劳乎!夫子立,而天下治,而我犹尸之,吾自视缺然。请致天下。”【尧是历史上各朝代都赞颂的好君主,他不辞辛苦地为百姓办事。他知道,君主一心为百姓办事的优良传统需要代代相传,所以选中了许由为接班人。他认为许由的能力与道德人品如日月当空,一旦为君定能治理好天下。自己老了其余光只能像一支火把,想要照亮整个大地不亦难乎!现在有了及时雨许由,还依靠我这种灌溉的方法去润泽土地,不是白费力气吗!因此,想把天下让给许由。】
许由曰:“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而我犹代子,吾将为名乎?名者实之宾也。吾将为宾乎?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归休乎君,予无所用天下为!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许由是一个谦虚谨慎的人,认为尧已经把天下治理的很好了,不愿意取代他。说:如果我为君只能是挂个空名而矣,‘君’实际不过是一种尊称,我能为了别人的尊敬而为君吗?(《说文》:“宾,所敬也”)。我的需求很有限,居不过一枝、饮不过满腹,绝对不想为君,为天下人办事我没有这么大的能力。即便你不想干,我也不能超越规矩而代之。】
        肩吾问于连叔曰:“吾闻言于接舆,大而无当,往而不返。吾惊怖其言,犹河汉而无极也;大有径庭,不近人情焉。”【肩吾请教连叔:“我在接舆那里听人议论,大话连篇越说越玄。我认为这些话犹如天上银河毫无边际,十分惊讶;与我们的观点相差太远,根本不近人情。】
        连叔曰:“其言谓何哉?”
        曰:“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吾以是狂而不信也。”【肩吾所说藐姑山上的神仙其所做所为,与老子所说的“服文采、带利剑、厌饮食”含义相同,是不干任何人事只知吃喝玩乐尽情享受的人。要说这样的神仙一旦凝神专注,就能使五谷不产生任何病虫害,而且年年丰收,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我根本不相信。】
        连叔曰:“然!瞽者无以与乎文章之观,聋者无以与乎钟鼓之声。岂唯形骸有聋盲哉?夫知亦有之。【连叔说:“你说的很对,瞎子没有办法让他去观看文章,聋子也没有办法让他听到音乐。人不光是有形体上的聋和瞎,这你也是知道的】是其言也,犹时女也。【他们这样的话,就和你一样不知其中的道理所在。】之人也,之德也,将旁礴万物以为一,【高尚的人有高尚的品德,能将万物和谐统一在一起。(《说文》:之,出也,像草木益滋上出也。)】世蕲乎乱,孰弊弊焉以天下为事!【现在的世道各诸侯都希望乱,(蕲,求也。同‘祈’)谁还愿意以治理天下的弊端为己任呢?】之人也,物莫之伤,大浸稽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土山焦而不热。是其尘垢粃糠,将犹陶铸尧舜者也,孰肯分分然以物为是。”【高尚的人不会使任何东西受到伤害,漫天的倾盆大雨庄稼不会受淹,大旱金石融化、山土烤焦,人不会感觉炽热。这些都是君主应当办到的如同‘尘垢秕糠’一样无人关注的小事,就是由于君主能办好这些小事,才造就出像尧舜这样的伟大君主。现在的君主谁还以这些纷乱的小事而认为是应该办好的呢?】
       宋人资章甫而适诸越,越人断发文身,无所用之。尧治天下之民,平海内之政,往见四子藐姑射之山、汾水之阳,然丧其天下焉。庄子认为,他提出的这些治国理论君主根本听不进去,但又不敢明讲便诙谐地说:“宋人带着美好而动听的音乐去到南方各地,(‘章’是乐曲的段落,‘甫’是美称。)由于越人还过着‘断发文身’的原始生活,对于美好的音乐他们根本听不懂,所以毫无用处”。尧治理天下的百姓,四海之内人人平等办事公平合理,要是像藐姑山的神人那样啥事都不干,早就失去天下了。】

" W- z+ \% a/ v% z6 a
# U2 X0 R: E; C  l; @) D, `
庄子》“逍遥游”诠释(第三部分)忽略
9 y9 j7 C* c7 J. t5 d6 A

1 D  O( ~, M1 Q3 q1 f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0 收起 理由
延熹道人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7-21 19:3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拜读,受益匪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