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老子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3838|回复: 31

《老子》第四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8-7 12: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4.jpg
% c. v8 a! Z. L% [! d% l4 x2 s5 ?

  F& u. A3 w/ i6 h8 _3 {《老子》第四章            
, G5 X3 e1 M0 }% `: V/ F) I1 g( c% r. S
道沖,而用之或不盈。淵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吾不9 R" J* P1 {- d9 U; a9 j; e5 ?5 x
知誰之子,象帝之先。
发表于 2003-8-7 15: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贴子最后由于道民在 2004/11/11 10:35am 第 2 次编辑]! r0 j; k! v" I1 j4 k5 {

; z  ?7 H$ Q; L3 U' T& M【原文】+ f( T/ J3 N' h3 L5 f  t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
- k9 V' a+ k6 ]' t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 _! l, [$ a6 b: E
吾不知其谁之子,象帝之先。【解释】
: D8 z" q/ }! v+ c5 Z# k+ n(1)道冲:"冲"古字为"盅",义指器具中的虚空。"道冲"即"道体是虚无的"或"道是实有世界的虚体"之义。老子认识到即使把理想范式看成是行为体的重要组成要素,这个组成要素仍然不是系统中的结构实体,所以他指出道体是虚无的。9 c( r/ P) K1 [& a

% a# T0 d3 N- B3 ^; W* M. K8 G5 h(2)不盈:即不满。十一章说"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道以"冲"为用,"盅"不满则用无穷,不盈在此有"无穷无尽"之义。: ~' r9 y: P' |' [+ w9 ^& O' Z
! }0 z+ @7 e1 ~  G
(3)渊兮似万物之宗:渊即空明而幽深,万物之宗即万物的本源依归。道不是鲜明在目的具体存在物,它似乎退隐于所有存在背后的最深远处,所以说"渊兮似万物之宗"。
* T4 p' l  o" M. r4 [
. e( N* y" |* F7 a% p! u+ u(4)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锐"喻指行为者突出的特质特能,"纷"喻指行为者的矛盾纠结,"光"是行为者意识精神的投注探照作用的比喻说法,兼指行为者引人注目的在场影响力,"尘"喻指行为者所在的实物世界。
9 x' ^6 x  W4 ~6 f6 M1 ^$ @7 A( a# d+ `  l# p4 N6 I8 Q( Y
(5)湛兮似或存:湛,《说文》"湛,没也"。沉于水而不见曰没,溶于水而无形迹曰湛,故湛又有透明澄清、幽深不可见之义,在此作无形迹可寻解。或存,似存似不存,很不确定的存在。: Z! e% q- N) R- z& Q# N; T

7 V4 d8 R5 i! X, y5 Z! N(6)吾不知其谁之子:即"不知其父",喻指在作为"万物之宗"的道之上已不知还有什么更本源的存在,说明道是"太上"。# [7 q* |: f$ M: I4 \
/ E1 A7 i! U9 E7 S. M2 {
【译文】- O. ?. A5 E) F
道是虚无的,但它的作用却似乎无穷无尽。它是那样的幽深莫测,像是一切存在的本源依归。它消磨了锋角,排解了纠纷,柔和了光芒,浑同于尘俗。它无形无迹呵,像是很不确定的存在。我不知道在它之上还能有什么更本源的存在,只觉得它存在于天帝之前。" }1 k9 L& l6 Q( U* Q, l
, b$ ]' K4 b5 w  G
【评析】:
4 Y  b3 Y0 d2 W( g3 _* r8 x本章首次提出了老子劝道五千言的最高行为楷模——道体,并且赋予它一系列理想的存在特性,从中我们可以大略地明了老子所要倡导的理想行为方式的基本特征。
) f* N( h3 \. q( v* @
- O4 J0 Z7 j& Q4 y. G! l除了"冲而有用"是对道的根本特性的非常精确的描述之外,老子关于这个最高行为楷模的刻画基本上可以看成是对某一理想典范的虚构,而不是对某一实有存在的客观描写。老子指出道"不知其谁之子,象帝之先",这就确立了道体的至高无上的独立地位,使道论超越了对神帝权威的依傍,使崇道不再是因为对天帝的屈服或对鬼神的恐惧,而完全取决于人本的理性自主。这是老子道本主义思想的精义之所在。, C; v# n" m! t( B' l; O" x
3 o  L+ _8 @" l1 q' v
! m4 V9 U; O5 W4 r3 s# t& b* g
% V3 {3 u% Q- E# C' p$ v
发表于 2003-9-11 16: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注释:道是谦冲的(不居功、不尚贤等都是冲的表现)用起来或许不够完美,但其深奥得超越万物,清辙得使我们只能隐约感到它的存在。我不知它是何物所生,似乎在天帝之先。
9 G# o* g: s' z9 V6 |8 o这一章应是对三章的进一步阐述,谦冲的道正是不居功、不尚贤,不见可欲,用起来似乎使人没有完全发挥才智,例如现在的美国总统都很年轻(比中国的来说)最多只能做八年,似乎他们的才智还没有得到完全的发挥。但为什么要这样呢,因为这是万物之宗,西方人不懂道德经,但殊途同归,经过社会的发展他们首先在政体上明白了道冲的规律。这也许才是他们后来居上的真正原因。. R' F# X, v  l! [
6 i0 C7 b. H5 k6 ~
xuyifan01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3-10-14 12: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05-5-5 15:4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的女人说的真好,精辟!!!!!!!!!
发表于 2005-5-9 02:39:57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梦话时,有时能说破天机!
发表于 2005-5-11 14: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梦话和不梦话,都是人话! 天机不可破~~
发表于 2005-6-30 18:35:4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很不错哦<br>
发表于 2005-7-19 15: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道盅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
$ q8 `- u# c+ A- D1 a+ ]& [, w& o$ k3 W3 x
字义:" h( F3 b" V* [6 v3 l) l
盅:容器,当作容器% ~0 k+ h8 F  d" t4 ]7 F
盈:装满1 P( G7 C( y$ n  {- ?. m' _5 E* K
渊:深;深远
% z& R4 n3 `  L( o湛:清澈透明译文:
  I9 T3 T% k9 x+ b, \, w道这个创造的过程,是用之不尽的。如果把它看作是一个容器,那么,这个是一个永远也装不满的容器。
2 m8 f4 f# D4 U2 ?它非常的渊深,宇宙间的万事万物都是从这里面产生出来的。
- W3 K9 r0 [  m' U0 \; b  H: v" Z它非常地清澈透明,人们根本看不到它的存在,但却能感觉到它的存在。正如基督徒们常常喜欢讲的那样:冥冥中有主的感觉。
" o' x4 F& U/ t4 l7 k没有人知道"道"这个创造的过程是怎么诞生的,宇宙出现之前它就已经存在了。宇宙本身就是由道这个创造的过程所创造出来的。
6 X, b" C; O: S' E7 _; O- u
( [4 K4 j" P1 }" [) d例一:戒盈杯的故事
2 G8 Q0 l1 q! _, G( A7 B赵相永来到林尚沃被流放的地方。! R" v3 F% ~( k% f
席间,赵相永突然手指房间角落里摆放的酒柜。"那酒柜上放的东西是什么?"
' Z4 `5 R) v* ]  m' z5 I2 g角落里摆放着一个三层酒柜,酒柜的顶端放着一盆风兰,风兰正开着白花。中间一层摆放的是一个杯子,是石崇大师送给林尚沃的那只戒盈杯。
; x5 j( K; K  y: T; I8 I; c' n, r"那是只酒杯。"林尚沃淡淡地回答。可是,赵相永却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什么?酒杯?
3 I; E. F* r! }7 m/ L+ M5 W"拿过来让我瞧瞧!"
* ^# |8 q3 T1 y  G) J" ^- ~赵相永滴溜着眼睛傲慢地说。
2 ~, g" |, F' n: ]无奈,林尚沃只得起身走过去,双手从酒柜里拿出酒杯,然后回到酒席上用双手交给赵相永。
# I% n2 t& r3 M0 r: l赵相永一只手接过酒杯,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了片刻,又说道:"来,林公,就用它来干一杯。"6 x2 L$ O( }5 f1 I/ j) z
赵相永将杯子斟满递给林尚沃。快速将劝酒者敬的酒喝完并返还酒杯,这是饮酒最起码的礼节。林尚沃接过赵相永敬的酒后急忙一饮而尽,并重新将酒杯斟满回敬给赵相永。, f! f7 G4 o7 O1 c" R
赵相永端起林尚沃所敬的酒正要喝,杯到嘴边又突然停住,脸上露出不快的表情。
. e  x* G% J) c" s  i: L$ a"喂,林公。你是不是有什么对我不满?"# I0 \3 M* S. |2 {
赵相永的脸色红一阵青一阵。
# X; n% a6 T  O* X7 g"大人何故发怒?"林尚沃很惶恐地问。
) y/ k  S$ H( a3 ~- ^$ P# T9 |"难道我是死人?难道我是放在祭桌上的灵位?"
3 Z* H# v% J. d+ X; i& `% Y) Z"您说到哪里去了。"
6 K0 p) V; B. n4 @"我不是死人,那你为什么给我个空杯子?"& K  I: [  `" w: o( S
"空杯子?"
# e- S, V+ e1 V* M$ m& C- T2 p"不是空杯子是啥,你倒自己看看!"赵相永把杯子推给林尚沃。
5 Y) V& y* k& C- h) x; J) [) n2 G林尚沃接过戒盈杯看了看,果然像赵相永说的那样,杯子里一无所有,空空如也。怎么会这样?林尚沃不相信地朝原来放杯子的地方瞧了瞧,心想也许是赵相永在看歌妓们跳舞时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起来,碰洒了杯中的酒。但桌面光光,没有一丝痕迹。或许是坐在赵相永身边的歌妓偷偷地替他喝了?林尚沃瞅了瞅赵相永身边的歌妓的表情。有时,怕客人饮酒过度,眼色快的歌妓们会乘客人不注意偷偷地把酒倒掉或干脆替客人把酒喝掉,这样的事自己以前也曾遇到过。可眼前,面对蛮横无理的赵相永,分明谁也不敢这样做。那么,林尚沃心想,是不是赵相永把杯中酒一口喝掉后而故意找茬呢?
# Z, K# E8 |( a! l$ ]2 e; y, G"算了算了,"赵相永把杯子倒满酒说,"管他是鬼喝了,还是阴间死人喝了,喝了就喝了吧,现在我来罚酒。"在酒席上对违背饮酒规矩的行为或违反酒令的人要实行罚酒,被罚的人要连喝三杯。
9 v( g$ w0 Q6 R"是臣之过,愿受罚。"就这样林尚沃接过赵相永斟的酒,连续喝了三杯。三杯酒下肚后,林尚沃一边又将杯子满满地斟上酒一边说:
/ k3 b4 g* n+ r"臣分明看见自己往杯子里倒满了酒啊。"2 n! g# N& F* h1 m* X, ~0 K7 [( |
"你还不相信啊,林公。"赵相永一边接酒杯一边粗鲁地哈哈大笑起来。
: p, ^, h* F9 Z9 L歌妓们又开始跳起舞来,赵相永仍很痴迷地看着,沉迷于酒色的他被眼前歌妓的舞姿所陶醉。过了一会儿,歌舞结束,酒宴又继续进行。忽然,赵相永的大嗓门又嚷了起来。  j1 T5 k: h. x4 W6 r3 J, K
"真是怪事了!"赵相永猛地踢开椅子站了起来,"杯子又成了空的了。"1 v# h- P! [: J8 Z! P7 g. g
这次,他再也不能责怪林尚沃了,因为他亲眼看见杯子里倒满了酒,杯子又空了当然不是林尚沃的过错。# {+ z7 ^$ y8 H: P* p: Z
"那么……"赵相永拿起杯子仔细地看了看杯子的内壁,可杯子完好无损,一丝裂纹也没有,"现在看起来,这里分明有嗜酒的魔鬼。"
- l* I, Z- A; r1 i$ F) I赵相永又指着身边的歌妓问道:"是不是你这娘儿们趁我不注意偷偷把酒喝了?"
" H& e4 j. B: i* z"老爷,"歌妓一副绝对无辜的表情,跺着脚说,"我哪敢碰老爷的酒啊。". `! E* j6 N) F; ~' i, A
"如果你说的话是实话,那岂不是活见鬼了?"3 O3 W% U* G: H
瞬间,一种莫名的想法在林尚沃的脑子里像闪电一样掠过。这个杯子是石崇大师最后送给自己的礼品,一件奇妙的"秘器"。可自己却一直也不知道它究竟藏有何种神力。也许石崇大师送给自己的这个杯子不是只寻常杯子,而是一个神奇无比的杯子。  y8 ^7 u7 [9 M
想到这儿,林尚沃仿佛又觉察到什么,他不由想起那杯子里面刻的八个谜语似的文字:戒盈祈愿,与尔同死。这八个字里,后四个字虽令人费解,但前四个字不是比较容易就能猜出它的寓意吗?"戒盈祈愿",不就是"希望勿要装满"的意思吗?顾名思义,戒盈杯不就是提醒人不要斟满酒吗?那么,这个杯子会不会带有某种魔法?倒满酒就出现意想不到的现象呢?林尚沃心想。假如只把杯子里倒七成满,杯中的酒会不会消失呢?这种想法激起了林尚沃的好奇心。1 v  r- Z+ f( L' S
"臣再给您斟酒。" 林尚沃拿起酒瓶就往杯子里倒酒,可他这次却没有把酒杯倒满。在把酒杯倒到七成满后,他端起杯子敬赵相永。妄自尊大的赵相永接过杯子却没有立即喝,而是把酒杯放在桌子上,又调侃起身边的歌妓来。在与身边的歌妓们狎昵一阵儿后,赵相永重又端起酒杯。可这次正如林尚沃所预料的那样,杯中的酒没有消失,仍保持他所倒的那样多。赵相永一口把酒喝下,对林尚沃说:4 V6 j) U* H8 Q4 P$ ~
"喂,林公。"
; W, E3 G, I7 V! C  p& E, O"您请说。"林尚沃此时的嗓音有点颤抖,因为他仍沉醉于自己所倒的酒没有消失的兴奋中。4 B. x* Z( p7 W# r
"古话说,姑娘要抱满怀,喝酒须斟满杯,这才过瘾。"7 W5 b' {4 @- K8 ?
"您这话说得对。" 静坐在一旁的朴钟一拍着膝盖接过话头,"老爷,的确是这样的,姑娘要抱满怀,喝酒须斟满杯。老爷您尽管吩咐,您相中了哪个歌妓?卑臣负责安排。"
! V+ [- C+ u6 S4 t$ P/ Z! n; [4 q"我不是这个意思。"赵相永举着空酒杯说,"怎么不把杯子倒满啊?而只是倒一点儿来敬我?你说,林公。"
. V: v2 P) t* a, ]5 W2 S. a赵相永显得更加蛮横无礼地说:"姑娘要抱满怀,喝酒须斟满杯。可林公给我敬酒时为什么没有把酒杯倒满?这不是看不起远道而来的朋友吗?"" n8 R2 r  G6 D/ V- c8 L+ K
"老爷,"朴钟一急忙拿起戒盈杯说,"卑臣来给老爷倒满酒。"" r" S/ {6 f$ m- c6 j5 ?% p
朴钟一满满地倒了杯酒,然后用双手恭恭敬敬地端给赵相永。  b6 a; x$ S, k" l( P. G& D0 H
此时此刻,杯子里面的酒成了林尚活惟一关心的对象。通过两次敬酒,现在,他的脑海里影影绰绰地有了一种轮廓,面前正在发生着一种令人不敢相信的事情,只要往杯子里倒满酒,杯子里面的酒就会很快消失,空空如也滴酒不剩,真不知是什么力量在大显神通。自己不顾敬酒之道在给赵相永敬酒时只把酒杯斟到七成满,不也是想验证自己这种想法吗?可最后结果是酒一点儿也没变少。* i* q; v4 L0 |3 O% C
处处找茬的赵相永似乎终于抓住了机会,将林尚沃没有斟满的酒杯当成了挑刺的因由。而对此一无所知的朴钟一却又把戒盈杯倒满递给了赵相永,不知道这回会不会像以前那样出现异常。内心焦急不安的林尚沃,视线完全集中在酒杯上。没错,自己担心的事又在眼前发生了。! I, [9 J1 z& q5 n
"不见了,酒又不见了。"林尚沃微微地闭上双眼。$ m6 {; h" C! h1 e; R  \8 u* I/ c# i
就在这时,正如林尚沃所预想的那样,赵相永以兴奋的嗓音大叫道:"到底是什么鬼干的事啊?"- P8 l" m: I/ }" ~3 G' W  r" m
赵相永握住酒杯的双手明显地颤抖起来:"瞧,酒一滴也不剩了。"说着,他把酒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
( r# E) X; p% j6 M& o3 W"难道会有这等怪事?"朴钟一惶恐地答道,"卑臣分明把酒杯倒满了啊。这个,老爷您不是亲眼看见了吗?"
; z8 }+ M! o! d" A9 V前两次敬酒时还以为是酒杯上有裂纹酒漏了,或者是身边的歌妓偷偷地把酒喝了,但后来经确认都不是。第三次同样的情况又一次发生在眼前,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咄咄怪事。: R) R8 _, h7 {2 b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看来我现在是被鬼缠住了。"赵相永踢开凳子站了起来。
+ P+ X0 g8 O5 p* o朴钟一费了不少口舌才让站起来的赵相永重新落座,然后大声地冲着乐手们道:"你们在干什么?还不赶快奏乐。"+ P) E5 S. |* l/ C0 `
为了给就要不欢而散的酒宴助兴,朴钟一命令奏起风乐,然后又开始往酒杯里倒酒。就在这时,赵相永好像抓住了什么,双眼紧紧注视着正在倒酒的朴钟一的一举一动。- G7 J9 Y) p$ @
"好哇,"赵相永咂着嘴,自言自语道,"我一定把你这个家伙逮住,让你现出原形。"他好像是在显示自己没有醉酒似地振作起精神,聚精会神地盯着正在倒酒的朴钟一。
% ~; \, V- g5 j, w+ f' y8 K  V"老爷,"把酒杯倒满后朴钟一说,"卑臣确确实实已把酒倒满了。"
, {& q# @3 c" S! `) g* I- y6 j"再倒。" 酒杯分明已经斟满,赵相永却仍要朴钟一继续倒酒。
  G; O$ ?  k+ M- q5 j# p朴钟一只得又往已经满了的杯子里继续倒酒。酒席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赵相永面前的酒杯上,乐师们停止了奏乐,歌妓们也不再跳舞、唱歌。惟独林尚沃一个人仍在闭着眼睛。/ e8 k% @: L3 O$ s# G* |" s. g
这是一个令人窒息的时刻。
. o6 Q5 {: x/ s+ D: n就在这时,令人难以想像的稀奇古怪的事情开始发生了,满满的酒杯里的酒开始渐渐消失。
3 X0 U' w" n5 K; y( m; y由于是一点儿一点儿地消失,乍看起来酒杯里的酒瞬间没有什么变化,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酒水却明显地在减少,恰似有人在细细地吮吸。就好像神灵享用祭桌上摆放的贡品,神灵正在飨(xiang)饮酒桌上的酒水。屋里的人都屏住呼吸,一点儿声也不敢出。最终,渐渐消失的酒杯里的酒完全没有了踪影。就这样,在场所有人亲眼明明白白地看到酒杯里的酒不翼而飞。不是杯子有裂纹酒给漏掉了,也不是歌妓偷偷地喝了,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自行消失的。* M: [- `% `; r
待酒杯里的酒完全消失后,赵相永好像要再确认一下似的,拿过酒杯并把它颠倒过来看了看。杯子里干干净净,一滴酒也没有,甚至没有留下湿的痕迹,仿佛压根就没有斟过酒。
! v3 \* R' ~7 O7 B"好。"赵相永环顾一下四周说,"在座的大家都亲眼明明白白地看到了杯子里面的酒没有了。下面再让诸位看看更神奇的魔术。"1 `! J% A! b% l5 ^8 {
赵相永看了看林尚沃继续说:"林公,倒酒吧。大家看着,林公倒的酒就不会消失。林公,你来倒酒吧。"  P7 I/ ]0 _8 \" c1 U
直到这时,林尚沃才睁开眼睛。看来,赵相永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猜到了酒杯的神秘之处了。. o! v9 c1 Y; {9 V" r# d7 T3 N
"你倒是快倒酒啊,林公。"赵相永再次催促道。3 {& }* X% I0 N, j! m
林尚沃知道自己再无法退让,他感到此时大家的目光全都投射到自己身上。他拿起酒瓶开始倒酒。已经知道杯子神通的林尚沃只把杯子倒了七成满。在一旁一直盯着看的赵相永连忙说:
$ z* [. o: Q4 N"怎么不把杯子倒满啊?"
0 I; L- K9 V& ~5 J3 n% z"老爷,"林尚沃答道,"老爷不是已经亲眼看过了吗?倒满了就会没有的。"% z0 g( Y+ X  @; o1 V
赵相永又问:"这样酒就不会消失?"5 P/ Q& T3 U2 o, y/ M" w6 H/ S
"是的。"2 V- f7 x3 o& T, g
"好,我再瞧瞧。"赵相永又开始注视没有倒满的酒杯。此时此刻,何止是赵相永,参加宴会的所有乐师、歌妓,都不愿把目光离开那个酒杯。
3 Z( V( K8 u( @8 ?: d果然,林尚沃的话是对的。杯子里面的酒果真没有消失,即使在过了很长时间后也依然一点儿不少,继续保持原样。7 @6 m  N$ u& |7 V. G
现在,一切水落石出。石崇大师赠给的杯子,正如其名"戒盈杯"所寓含的意义,斟满酒酒会自行消失,而如果斟酒时适可而止酒就会原样不动,这分明是一件神器。* j0 G) f( T- c+ p' X: Y
"倒满它。"两眼直盯着酒杯的赵相永大声吼道,"再把酒杯倒得满满的。"
5 A/ L6 O3 w; I# z, @"老爷,"朴钟一小心翼翼地说,"老爷您不是已清楚地看到,倒满它酒就会消失吗?"4 F3 {0 M# W% O  J! @; _
"不是倒满酒的杯子,我不会接。不是倒满酒的杯子,我也不会喝。"傲慢的赵相永狂言道,"看谁能赢,咱们比一比。孩子,你往杯子里倒酒。"& K% D! e4 d) O: J: m
这话他是对身边的歌妓说的。
* u0 l7 P! L0 m" }/ E: I- r歌妓又开始往酒杯里倒酒。接着,令人惊讶的事发生了。虽然歌妓连续往酒杯里倒酒,可叫人称奇的是,一瓶酒都快要倒光了,酒杯仍然没有满。真是让人无法想像,满满的一瓶酒足以能斟满十杯,可一瓶全部倒完后,不要说把杯子倒满,杯底也才刚刚被覆盖。
% G  A* `6 o2 e4 M: \"老爷,"倒酒的歌妓脸色煞白地说,"真奇怪,杯子倒不满。"
+ w! H5 \6 K% j+ m正如歌妓所言,尽管不多时前刚刚发生了酒自行消失的怪事,可先前杯子到底还是倒得满的,可这次就完全不同了,杯子怎么也倒不满,就像往无底的缸里倒水似的。恐慌的歌妓手颤抖着退在了一旁。
9 M: e3 L) Q6 N0 Z; l"干什么呀?"赵相永厉声呵斥道,"没看到没酒了吗?再拿酒来!"
7 o' d! I  r; i' ~' A: w歌妓们又拿来了几瓶酒。
) [8 u7 ?. Q5 u9 z1 W! |"再倒。"赵相永对方才倒酒的歌妓命令道。
5 ~0 @  I4 t/ L! J2 Q% `"老爷,"受惊吓的歌妓搓着双手乞求道,"我害怕,不敢再倒了。"3 u- N; U2 \) a! x' P* b8 I
"好,"突然,赵相永用手敲着桌子说道,"如果谁能把杯子倒满,我赏他百两大银。"
3 v* A3 L1 z4 g; O  \8 o4 z) v- O+ g赵相永的豪言一出,贪钱的歌妓们都争先恐后地争着上前倒酒。可是,大大出于人们的意料之外,没有一瓶酒能把酒杯倒满。
" s8 P4 ~) E, T: s"好啊,"在一旁瞪着眼睛看的赵相永终于按捺不住,呼地站起来说,"看谁能赢。让我来倒一次。"性情急躁的他干脆双手各拿一瓶酒同时往酒杯里倒。可这也无济于事,不管他如何倾倒,酒杯就是倒不满。不一会儿,赵相永手中的酒瓶也倒空了,两眼默默地瞪着酒杯,一言不发。
# A; e( Z  A  J% U2 O"老爷,"坐在赵相永身边的歌妓陪着小心问,"还要再拿酒吗?"/ z/ U- N2 v/ i1 k1 D
赵相永摇晃着脑袋说:"算了吧。"/ k. X- u9 y7 b
赵相永使劲地大声叫着并把杯子高高地举到空中说:"躲开!我要把这个妖魔的杯子扔出去。"  ~; w* {9 v* N6 u+ W
转眼间,赵相永把举在空中的杯子扔了出去。当时尽管是初秋,但因天气较热,宴会时门窗都敞开着。所幸的是,赵相永扔的杯子避开了人群,通过窗子飞向了院子里。由于是在突然间发生的事情,在座的人都来不及劝阻,只听到杯子飞出去后碰到了什么东西上,发出"啪啦"的破碎声。! R# R& ~6 U3 `+ R9 C
我并不相信,现实当中真的会有这样一个所谓戒盈,它纯粹是小说的作者为了形象地说明人要"知足"的道理而创造出来的一个形象的比喻。$ U9 K: x+ C5 P0 ]9 u# J
我们在这里讲这个故事,是因为它可以让我们很形象地来理解老子在这一章里对道所做出的形象的比喻:即"道盅而用之,或不盈。" 道这个创造的过程,就像这个杯子。而道这个杯子,既不是由玻璃制成的,也不是由陶瓷制成的,它是由我们人眼看不见摸不着的"无"和"有"这两种过程制成的。它非常简单,但却在循环往复,永无止境地创造者和主宰着世间万事万物的发生、发展、变化与消亡。# e. s. d+ y2 F# q$ J" C( ]

! N, `* w1 b" P3 u
( B7 [6 ^( E3 `5 @. {+ Q
" ?3 \2 J+ ~, ?
5 [. |1 A; i) [+ i
发表于 2005-7-31 10:38:54 | 显示全部楼层
[ADMINOPE=fuku|991|威望由 0 增加至 1|發言態度認真!|1122785249] 《老子》第四章 3 G" ]: v9 l0 A6 @) N9 u/ O: s  C: P4 s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
' i, N8 F0 T( i2 M, @. s. a: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
- z. X- x& O; S( m; n$ `2 w3 v$ B; A吾不知其谁之子,象帝之先。
( g/ I, h5 `, ]9 N' I8 N我理解此章好似老祖讲了"浑一之道"的理、法、景。9 Q& ]: d( L( ?" k
"道冲":讲用道的层次。修道则讲道体的妙用。其意为中和纯阳与纯阴之气即璇玑境界达太极境界;其象为中空之容器,体壳也。/ F6 J) {" q3 n% r* _
"而用之或不盈":讲用道的方法。①对外"而用之"驾御万物,亦可以理解为制心一处;②对内收敛、积聚则"不盈"。
5 u0 v- w  o: Z+ I6 X"渊兮似万物之宗":玄微深奥啊,无法窥透,好象是万物的祖宗,都归化于她。
2 Y8 }# J7 q( G* U4 j"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消除思想的锋芒,化解杂乱的意识,和同思想的灵光,随同进入的境识,浑化啊天体静彻死寂,一无所有啊,又好象有我存在,但不知在哪里。) n- U" o! f' }: N
"吾不知其谁之子":我无法知道恍惚中的我是怎样产生的。
: j+ O. u( f# h: x"象帝之先":这一句我至今不理解,仿佛有"道,反之动也"、"一二三返三一"的感觉,即"一"是本来。
( ^# I6 J1 v3 C  K, C! L5 J有请大家指解!!!
2 Y% y  T+ q, Z* k* h1 z; H: H/ J
发表于 2005-9-29 22:46:0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子》第四章                    第四章<p>  道沖,而用之或不盈。淵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吾不<br>知誰之子,象帝之先。<br>世界上有一种规律,那是万物的发展规律也是万物存在的一种形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大概是上天所给的.
xuyifan01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9-30 18:4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05-10-2 11:07: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 R/ K& `7 }. N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
; d# S+ L- e7 V9 z6 H7 l8 f4 o& f4 }) K, q
老子告诫我们正确的生活原则决不应该是锋芒毕露,锱铢必较,专横独断和自我炫耀:! ]4 X) ?9 |" V7 Q, N; h
- i3 N' G; K8 V) L
人生之道往往可以说是有些空洞的(冲:空虚,空洞),但是遵行正确的人生原则却极少不会收到丰厚的成果的。可见人生之道是比较深奥的,与宇宙万物的本质是相一致的。
! S. k. E5 V- ?5 @$ m& V(信仰和遵行人生之道的人)决不锋芒毕露,为了不伤害他人,对于自己的优点持一种保留或自我反省的态度;(信仰和遵行人生之道的人)决不锱铢必较,往往能够主动解除跟别人的纠纷;(信仰和遵行人生之道的人)决不专横独断,而是尽量收敛自己,不去干预他人的想法,干扰他人的判断;(信仰和遵行人生之道的人)决不自我炫耀,而是与渺小的人同甘共苦。可见(信仰和遵行人生之道的人)与它周围的社会环境融为一体无法分辨(溶于水而无形迹曰湛),所以这种人似乎几乎不存在。5 f# w5 A: c: w% `! A* ?
连我(老子)都不知道自己在思想上是哪一位高人的弟子,但是可以十分肯定地判断那位无名的高人是曾经出现在天子之先,并一手培养出了天子。
: X# ?2 E7 R4 s4 w% O5 o/ z
" n+ s+ T2 i+ H' x5 z- m) Q3 {  p老子的道从来不曾远离我们,看看我们周围那些默默奉献的平凡而伟大的人们,心中就会油然升起一股暖流和激励。+ w# y3 E* I1 ~% q$ l# R

# N2 }! g* `0 |) r+ B( J
发表于 2005-11-7 20: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 道这种虚无妙气虽无形象、无端倪、不可见,却无所不在,无所不备,体性圆满,妙用无穷。
+ q. q1 K1 e$ D! g
7 l/ R1 V8 M: R& H$ r  w"渊兮,似万物之宗。" + y  y+ w( s6 P& A6 K
9 j" a- N- G9 X  R* }( p
它深不可测,广不可量,似有非有,似无非无,却是万物生化之母,主宰万物的宗主。
9 W4 t6 {3 `- s) Q- x# k% i* l( R, I" i2 z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6 ]) A+ Q+ Z) K2 _! Y3 |! a: H0 B' b# c/ }' N' T6 C
不显聪明才智,不露棱角锋芒,犹若浑圆之球体。万事万物,莫不有对,大干世界,无处没有矛盾、没有纷争。道则若和气药、润滑剂,处处起消除矛盾、和解纠纷之作用,造成宇宙的和谐舆统一。天下事物,阴阳刚柔,美丑善恶,是非曲直,各具其性。道则含光内敛,体性圆明,在方为方,在圆为圆,在美为美,在丑为丑,超脱一切,又内涵于一切事物之中,不局限于一个方面。 " |* t  {! ?7 B' I, w
1 u: y2 t4 k$ j# Q( ~
"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
& Q! p4 Q, x* J1 D1 m* p6 ~$ f) Q7 \6 V) W& |" {( L
大道之妙气无形象、无方位、无终始,好象根本就不存在,其实它是的的确确存在的宇宙本根。这说明道是自固以存、自根自本的自然存在物。
: ~; h3 t5 ~) Z7 T7 K" T) L; W- r4 g+ }
6 ]0 ~6 H2 @' ^3 c* {2 R
发表于 2006-8-31 23:4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道本无形

道德经第四章:
( ~& @- }+ l9 i4 F
& W5 v9 ?7 ^! a. i4 E' r4 X4 b1 w道,冲而用之,久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吾不知其谁之子,象帝之先。  z& @. y+ [" L2 D
$ Z, I9 a' h: _3 d$ c: ]3 l
: w- Y! ]( u0 \5 |
- s( a: H7 B7 \: M2 @
本章是老子在用写实的手法在给当时的古人描述他的“道”。根据我们在第一章的解读,老子说的道实际上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宇宙,而宇宙的概念我想对读过高中的人都应该比较清楚了。所以本章对我们现代人来说,实际上已经没有什么实际参考价值了。所以我就把这一章翻译成了一首散文诗,算是自娱自乐吧。
( J, R( n: D6 {4 b1 b* R. G. C/ ^& }1 Q0 e; ?9 G6 f
. y: ^7 Z( G( G/ M
* a+ ?( K; O6 \: [
道是宇宙,而宇宙无限大,这已经超出了当时古人的理解能力。在老子那个时代,古人对无法理解的东西或现象,就归为鬼神之说。如果老子把“道”写成像圣经里的上帝那样,估计当时的古人就能够理解了。真是这样的话,说不定中国在公元前几百年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位伟大的宗教领袖呢。
4 T  ]5 K# k" \1 k4 k) k  I
0 j0 l& g$ F( A2 r, q+ B# L7 z 1 ]& h0 ^6 \% f4 p6 f
: l. a8 a( g' S2 X) e. P% ~
道虽然空虚无形,8 Z) m% T9 Z% C! h& J1 v- _

! C# w( G, C3 V- e$ W但是它无所不在;4 w, y8 G2 N, _3 k

% X& \; ~. T2 k! Y3 D它像时间一样永远持续,9 y% o; o: z1 p+ X& [9 R: t! F

/ M! R) E. w( t它像天空一样无限空旷,
* b0 D* [- v' _* o+ m9 y
1 V7 J2 }0 K2 t5 ?- e! G它像深渊一样深不可测,$ e' z- n$ c6 ~( ^
  S# R: O: v3 _0 q
它像祖宗一样古老神圣。
/ p8 u- D) t  r5 {
& U2 R% X3 y0 U/ {8 u6 p8 k
8 [& Q' y8 w: y- P1 |
" P+ ^5 F8 b- H0 B' ^它圆润内敛,没有任何锐利的锋芒,
; v, ~& D2 V2 L1 o2 ?8 J, V5 o4 h# z/ n; e. G& T  k" q
它清晰透彻,没有任何缤纷的影象,
0 b! l1 D# W5 R, {6 W
* L; m& y/ x6 q2 J* Q! A: w它沉默自处,没有任何耀眼的光彩,5 n' \' T& d7 h/ {: u8 |! }( N' ?

( a6 S' ^8 U6 e8 T它谦虚低下,就像尘土一样的微小,
1 C! T9 n, \! G: e- i  N8 y6 K
它幽幽静静,你感觉它就像不存在一样。: M% H. C! L/ s/ m# B

* o; r: n: D5 [" \9 Q! j : q1 _+ E1 M# W: \3 u1 p

# C1 Q+ X5 o. P7 D( E5 ^9 v你问我,道来自何方?* C8 f. t) q, R3 @$ h6 M
* V1 D! ^  V: g" M$ j3 @
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 s$ m2 x6 h, I2 n) R

% \% y/ d" X1 ^; }. _+ c' ^就像那些所谓的伟大帝王,
+ r  w- a7 B8 o; e7 V& s0 d: z9 \. E2 d, n7 t& S! N
尧天舜德,大禹治水...) Y0 |0 P1 o! Y3 s
* m7 ^9 P5 R* u$ W* y  g. s
他们的事迹被代代歌颂,
% d/ {7 V& v  U- g. b4 e" i7 S/ H7 O7 I, J
可是在这些帝王之前呢?
) b3 \7 |. S+ W$ W: L
5 F* d0 K# B. K养活我们的稻谷是谁培植的?
6 g/ M( j' |, ~0 {% Z' F* F1 Y7 p3 w- y
温暖我们的衣服是谁发明的?3 q5 v) I4 `3 W5 _0 L% G' D
6 I( [* A4 u/ H( @
治疗我们的草药是谁鉴别的?
7 C3 F9 R: M% l" e$ {7 X, x4 K% Z- E4 f
说实话,没有人真正知道了,
) ^; J; L. `" G; c% H1 m
9 C6 y7 q7 o2 E/ z因为,自古圣人无为不留名!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 收起 理由
拾梦人 + 1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6-11-18 23:3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道,冲而用之。。。解得好,正与我同意!
发表于 2006-11-19 01:25:11 | 显示全部楼层
The Tao :
* X* G/ M* ?" b5 U  h4 [3 @3 E5 `* S) ~Use it by conflicting, but nothing spill over.: H  C, X! {7 j# D# T
[原文]:道,冲而用之,或不盈。
' V  u1 c4 g& E7 L( L/ R[注释]:冲,应该有混乱、混合的意思,还有冲突、冲撞、杂乱的关系,以尖锐为主,若用‘空’来理解冲是不对的。后文中冲与和相对应,是‘混合’的两个极点,是矛盾和统一中的矛盾。冲得乱七八糟却不溢出、不满(盈),一切依然尽在掌握,这才是道,所以才会有后面的感叹:渊兮~!+ S5 r- ~" p- ~: L# K5 L3 F3 |
[注释]:用,应是利用、使用、有用。后文中讲“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用是一种潜在的、阴性的价值,或者说看似无意义、却甚至是非凡的价值。利与用分处价值的阴阳两极。利为阳,显性;而用为阴,隐性。这里意思是道以冲的方式建立功用,也就是变化产生功用。
2 d1 A* M& F' R( ^: V4 \7 }[注释]:或,在古文中主要意思是‘有’,泛指人、物。
1 A4 F( H4 w1 c/ K0 o/ I: ?! x[白话]:道,以内部激烈地冲撞而为用,(可是)却不会有东西溢出。
& i8 L4 Z, |1 k$ U4 w4 O& V% N
8 C. }* `  \+ @& ZSo profound! It seems to be the source of myriad things。
) Z. Z8 C% q  N, Q$ ^' p& l0 vBlunts the sharpness,
% e* R1 y! p# v# fUnravels the knots,7 W2 Y( a- t% J+ A1 v% x9 Z2 r
Dims the glare,: r- M4 a2 Z/ T& n; P! Q
Mixes the dusts。
4 t6 S# |1 ~, E" `. `5 r[原文]:渊兮,似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9 A: O$ c( {# Y8 L8 M
[注释]:渊,不光是深,而是不见底、无穷尽的深,有玄的意思。  i  W% c2 N6 Z- m( i: X. c
[注释]:宗,即表示源头,又代表驾驭,是万物的终极约束。
) J. h. P" ^, X' q2 t1 |[注释]:挫钝-锐利,和解-纷争,柔和-光(徼),同化-烟尘。道容纳着激烈的冲突,却能够“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5 v; T7 e. P0 G- d) f
[注释]:这段话讲道的冲突、杂乱,而道却能掌握自如。
5 p) T7 t9 L$ j6 N0 I* }[白话]:(可见)道之深啊,好似天地万物的源头和掌管者。(能够)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4 l8 q3 c. d% F* q; Z! X
  L/ s9 B& Q5 [% f0 cSo limpid!But it seems something exist。
6 P7 D% l/ W* L% ]0 w9 v! SI do not know whose son it is,$ i' a' _' p/ e: B8 Q8 ~* l4 }
It is seems earlier than the god of tangible things。, y5 z5 [: Q& H) {: _8 g# @$ _% U
[原文]: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
/ v4 g; i7 S8 A[注释]:湛,因为上一段讲冲突,讲‘有’,所以这里接着讲‘无’。所以湛的意思就应该是柔弱、清澈、看上去什么都没有的意思,与渊对应为广、空。虽然至清好像什么都没有,但似乎又存在着什么。这才是道的若有若无。  G7 `6 L8 ~% b; m
[注释]:帝,跟上帝可没什么关系。应是掌管万物之形、‘象’的帝王、君主。用小写,以便不特指上帝。
8 V9 @+ e: n/ n) m[注释]:象,今天的象好象在古代应是似字,当然也不是大象,象应是形象的意思。象帝应是万物有形有象之帝的主宰.道生于象帝之先,而后道生象帝,再往后象帝赋于天地万物以形象,于是万物才有形有象。象,是一种‘有’,应可以泛指有形的万物。1 o' J- ]1 l. w9 C1 n! J& |4 j3 v- `& t& Z
[白话]:道如此之清啊,但好似又有东西存在其中。我不知‘道’是谁之子,大概比掌管万物之象的君王存在得还早吧。
发表于 2006-12-5 17:2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道盅而用之”的盅对吗?是不是“冲”?
发表于 2007-1-4 19:26: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章我看的似懂非懂,懂也许我知道他的意思,但就是形容不出来,只是单单的觉得很妙,也许可能是我根本就还没有理解.........那些解释,是很通,但是那到底是什么精神?他的中心思想到底是什么,这一章到底要表达的是什么??高人给我讲讲吧,谢谢了!
发表于 2007-1-8 08:3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这段内容,个人认为是一种经历了苦难之后的升华。而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愚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